编辑部落·右手记

栏目:编辑部落·右手记

一侃三千年

〥 传说中滴折翼的蚊子

无数次一个人站在稿箱前为稿箱默哀。

每学期的第一次社刊的筹备都可以说是困难重重,一来收不到稿件、二来就算是有那也要看看保质期。只好通过偶的三寸马上烂之舌找写手们叫他们多写快写,把那几个家伙弄得精神恍惚了起来了,于是我也跟着精神恍惚起来了。

但是!还是得以大局为重,随后便“命”他们写下“军令状”,撂下一句话,完成不了任务提头来见! ^_^

这招好用,这不,稿子有了……特别是叫小奴搞定了她的《宿命》,看来有些人呀,嘻嘻,狠抓猛攻才行。

总之,文学社每一年里都有了不断的挑战(这话如假包换,堪称经典),就和我们的新中国一样,挑战与机遇并存(郁闷)。说到底,就是希望同学们多多写稿投稿,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何乐而不为呀是不是。

不 管怎么说,风雨飘摇地混到了现在,一下子过了两年了。说实话,雪莱大哥的“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人家写的的确是好(不好怎么出名不出名我们怎么知道 呢!)高二喽,用风花树(偶一 NB 朋友)的话来说就是“秋后的蚂蚱,没得几天折腾了”。是呀,现在突然觉得那人人谓之的高三还 TM 不远了。

不 打无准备之战。林彪同志晚年不堪寂寞思想出生错误这没错,但老师说人家是“战神”这也决没错。一生没打过败战呀这是什么样的人。民间有个说法是:“打!打 不过还跑不过吗!”可是,亲爱的你告诉我……(恶心吧你先吐完再接着看下去),要是高三的机关枪指着你的脑门说俺来了,你能跑吗,我脚软跑不了的铁定给当 了俘虏。还别不服气,你跑得了尼姑你跑得了庵!

我想总有一天我会握着高三的手说:“高三同志,欢迎光临”。嬉皮笑脸有心也有肺就是不得好死而已……

有 时候我就想,要是读完高中后再回去和小朋友们一起读一年级,在保留你已经成为过一名高三学生后的心理,但你的躯体却变回去和小朋友们一起读一年级的时候, 日子怎么过?老师说的 1+1=2 、 2+2=4 你都懂,天天是个好孩子次次都能拿个满分。你还会说“我想回到过去吗?”我想了 N 2 次后就再也不敢想了(要是你想变回去找我我有办法 ^_@_^ )。

父母的嘘寒问暖、同学的纯真友谊、朋友的肝胆相照、老师的关心,生活中的许许多多事都深值我们去学会感动。

我想我在面对初中三年母校的转身而走的时候我无所谓泪流满面。一个坚强而又倔强的混蛋!我确实钟于这样定义自己,坚强就不能有太多关于散场的痛。在面对不得不离去的现实中,尽管心里有太多的不舍,但我还是得挥挥手,划下一个完美的告别。虽然眼角还是会渗出点儿泪水。

多少欢笑多少疼痛,曾经的风起云涌曾经的风轻云淡,这始终是一份隐忍而残酷的伤。抑或是说这是一场繁华的爱恋,而我们在迟暮中向我们的仰望的恋人是那段微泛骊色的青春,是那乖张歹毒可恶至极却让我用尽全部的爱去爱得死去活来的似水年华。

蒙 着被子听朴树或水木年华,略带忧伤的清澈音线和激情飞扬的呐喊无数个夜晚陪我入眠。我在梦乡里似乎可以看到朴树抱着吉他在漫天飞雪的白桦林里轻吟,看到水 木年华在一个有流水与落花的世界里用手指轻轻地扫着,激情回落的声音告诉所有的人:今天我们要走了,走向不同的地方……是的,要走了,梦里不知道身是客, 我们真的要走了。我也想告诉你,我换好了姿势以便起飞。也不会再挥挥手,不会再有告别。

这些字本来好长的。但我想,再长也没有未来长,那就这样算了吧。

这个夏天,让我想起那个夏天。今天的走,让我想起之前的到来。

关于那些开儿以及那些年那些事,关于倒数日子,关于花开不落以及那些年那些事,关于生活着,关于从未梦想成真,关于一侃三千年。关于蚊子,再关于告别,关于曾经,关于现在,关于未来,关于再见。 关于我热爱的《滂沱岭文学》。

[蚊子文字]1

這是一段黑暗時日的注腳2011年9月6日(加)

好冷

好冷,

人冷心也冷.

被窝

却是

青春的

坟墓

2008最冷的一个冬天 漫长而难忘

以梦为马以及我的小苍

以梦为马以及我的小苍

     ps:在此感谢小奴and小云,这篇稿子是是她俩在晚自习课上用爪子在手机键盘摁出来的。 ­

­

倒数日子

倒数日子

纪念我身后大把大把死去的时光
写字的感觉很明朗。
羽风走的时候就跟我说,你身边的人如果不是对你很好就是对你很反感。当时我冲着这个天真的女孩舞眉挤眼吐舌头。她半怒半嗔的给了我一拳然后请我吃冰淇淋。一块一支。
羽风走的时候我就对她说……再见!当时她愣了愣然后请我吃冰淇淋。一块一以的那种。
……
时间很快,有点像日子。

打字的感觉很爽朗。

最近遇到大药是在Q里,他说他现在在深圳,祖国伟大的经济特区,支月800。而当我马思着这800够不够他花上半个月的时候他全招了。

就是支月还得向我姐要几百。学得有点对不起她。
你这畜生,就不能像革命根据地那样自给自足,你姐也不容易……我还想说点这年头女孩子爱打扮打扮什么的但想到是他姐我也就不说了。

他说这年头这穷苦老百姓的确谁都不容易。嘿还不容易呢。本想伤伤他的自尊他又想了一句:真想生在革命年代啊,可以大干一场,要是不小心混了个官儿当当那也挺不错。

靠,还革命,我就冲他以前说江青是毛主席女生的时候还理直气壮地说十年也是她唱的我就奉承了他一句:
是 啊是啊,要是你战绩显著功德无量中央给你封个烈士的话那也就不错了,全家衣食就有着落,抚懦金跟工资似的,还可以流芳百世。发过去还没开始得意谁知道那嘶 在图像是选了个忍心死的飞吻给我个866。看着头像发黑发黑的,想当年,金戈铁马,兵荒马乱,他不辞劳苦的请我吃冰淇淋的那段Golden Days。嚷着绝望绝望地唱着<冲动的惩罚>边哼着童话的日子已是昨天。如今特别的想念以前一起谈笑谈天一起打饭打球不打架天一冷就可以一个 星期只换衣服而不洗澡的朋友们。大家都走了,像星星。偶尔在天不荒地未老的时候同时出现在一条彼此相接相连的线上形成条朋友。弹指一挥然后就散开了,在各 自的轨迹上奔波流浪。在如同不在。金木水火土。
我在校园漫无目的地走。天黑,寒风凛冽。

洞 黑的宿舍楼里有笛声飘出,忧忧郁郁,微微的沙哑声里忧伤含蓄而很耐听,这是夜色中华英的一支骊歌。无边无际。誓誓旦旦地告诉过自己不要轻易伤心。而当伤心 袭来往往让人措手不及。临江曾告诉我,当一个人很平静很淡地对你说话时候他往往让你的安慰束手无策。他的骨髓里掺有孤独的成分,除非孤独人,无人能读。谁 是吹笛人?你!你!

穿梭在凌乱里,像枝安静的木棉无声地在生涯里盲目过路。我跟身边的人说我十七八岁的时候只有我妈不信。而我跟身边的人说我属马的时候也只有我妈信。而如今我在读高中,确确实实。
混 混沌沌的高一里时而乖戾时而乖的样子就连我有时都很不了解。有时大脑一片片的灰白,望着阴霾的天空有点让人心底发毛又显得挺恬静安祥的样子的天空。望着飞 机以绝对轰鸣在里头拉过很直很直的白线,望着从脖子流出的僵痛与忧伤和身旁美眉的死金鱼白眼我真的很怕。这些反差里隐含着某些刻意。有时我很想说句为什 么?哪怕这个问题要我回答。为什么?

我不是五婆,没有筐和锣。也不是后羿,没有弓和箭。有点滋味

天 睛阳露,我如今满脸阳光满脸灿烂望向窗外。以飘渺的目光在等待来年紫薇的盛开。生活着。虽然多少有点无奈甚至辛酸。但只能这样了。与其对话征收独自纠缠不 清,不如三言两语的呼唤来的悲壮。都很幼稚地站在路边看着路砖,风景流动更迭着,去忘了自己根本就没有动。面对阳光一片灿烂;背着阳光只能看到自己的阴 影。这叫日子。321……

后记:高一写的,一直放在E-MAIL里,今天有空拿出来放在阳光下~~~~~~~~`

Guns N’ Roses

枪花乐队

内容介绍:

Guns N’Roses是80年代席卷乐坛的流行重金属乐团中偏离流行较远,但最为成功的团体。主唱W.Axl Rose与吉他手Slash的表现让人想起Aerosmith的Steven Tyler与Joe Perry。Guns N’Roses的音乐蕴藏庞克的爆发力与以蓝调摇滚为基础的硬式摇滚。在所有Guns N’Roses的专辑中《Appetite For Destruction》这张专辑是最”Guns N’ Roses”的作品。它不像”Use Your Illusion”那般精致反而带着直接毫不修饰的爆发力,而这才是Guns N’ Roses。 

伴随着音乐巨星 W.Axl.Rose(原名Bill Bailey)这些年来类似于自毁前程式的隐居生活,在9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这个问题始终萦绕在那些焦急的等待着Rose新的举动的歌迷的心头。 Guns N’Roses这个仅仅只剩下一个当初乐队原班人马——Rose自己的组合,自1993年以来未出过一张专辑,而且也只发行过一支单曲,即在阿诺德施瓦辛 格的电影《魔鬼末日》(End of Days)中的插曲《Oh My God》。

1962年2月6日, Rose出生在印第安纳州拉斐特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家庭中。童年时期,他曾经在教堂的合唱团唱歌,而且被严格禁止接触摇滚乐。他17岁的时候,发现他的生父 是一个叫做William Rose的人,William在他2岁的时候抛弃了Rose和他的家庭。Rose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开始以各种各样的反叛行为来抵触社会,如在超市中盗窃 或是公开酗酒。1980年,Axl为了追求自由和在摇滚世界中成名来到了洛杉矶(Los Angeles)。

有关于W.Axl.Rose这个名字的来源有三种说法,一是来自于他在Indiana时所遇到的一支乐队;二是来自于他的滑板的轴(Axle);三是源于 “Axl Rose”这个词是由“口交”(oral sex)一词的回文构词法而来这一事实。在洛杉矶Rose结时了另一个来自印第安那的吉他手Izzy Stradlin。他们两人加上吉他手Tracii Guns 和鼓手Rob Garner组成了一个乐队,曾经先后起名叫A-X-L Rose,Hollywood Roses 和L.A. Guns,最后定名为Guns N’ Roses。Guns和Garner先后离开了这个乐队,而另外一支乐队的鼓手Steven Adler和吉他手Slash则加入了Guns N’ Roses。很快贝司手Michael McKagan也加入了他们。在完成了他们在好莱坞的 gritty rock 俱乐部的合约后,Guns N’ Roses于1985年与他们的主要签约公司,由Geffen资助的VZI Suicide合作发行了一盘现场演出录影带,”Live ?! Like a Suicide”。

1987年,Guns N’ Roses发行了他们的首张专辑,《Appetite For Destruction》,而且也没有在回击各种批评上浪费时间。这张专辑以一个受到机器人侮辱的艳丽的女人为插页,同时把公司的名字移到了封套的里面以 此作为对轻佻的零售商们的回击。《Appetite For Destruction》这张专辑里有三首歌曲进入排行榜前十位,“Sweet Child o’ Mine”、“Welcome to the Jungle”、“Paradise City”,这同时也使这张专辑跻身专辑排行榜首位,并在全世界范围内达到了2千万张的销量。无论以任何一种标准来衡量,Guns N’ Rose的这张专辑在摇滚史上都可说是最为成功的首张专辑。与此同时在乐队内部却已经产生了裂痕。在他们的巡回演出中,Adler在一次群殴中受伤,不得 不退出了乐队;而Rose本人也因拒绝出席在凤凰城的演唱会而被开除。此后他又重新加入Guns N’ Roses,但麻烦事接踵而来,当它们在英国的“摇滚怪兽”(Monsters of Rock)上演出的时候,又有两个歌迷因拥挤而被践踏致死。

Geffen此后又重新发行了《Live ?! Like a Suicide》这一录影带,并加上了4首歌曲,还为它重新取名为《GN’R Lies》。新歌有“One in a Million”(暗指黑人和男同性恋者)被谴鹞轮肿逯饕宓?“ niggers ” 和 “ faggots ” — 产生争议以外,、“Used to Love Her”,这首歌中有一句著名的歌词“I used to love you,But I had to kill you”。Rose本人对此不以为然,认为这些歌是他个人感情真实的宣泄。但乐队的成员和一些歌迷都对这些歌不满意,但是这又确实促成了另外一首歌曲 “Patience”的问世。G N’ R Lies 给乐队带来了更大的成功。 当G N’ R Lies 登上排行榜第二名时, Guns n’ Roses 成为80年代唯一一支同时两张专辑在排行榜中名列前5名的乐队。

很快,Guns N’ Roses变成了坏孩子们模仿的最新样板。Stradlin因在飞机上小便被逮捕,而Rose与Erin Everly,歌手Don Everly的女儿,举行了闪电式的婚礼。Slash和McKagen在美国音乐颁奖典礼上接受了一个奖项的同时口出污言秽语,并作了极为下流的动作,而 这个颁奖典礼是在全国范围内转播的。有关他们服用海洛因的小道消息满天飞,1990年Adler因服用毒品被轰出了乐队。接着,Rose因承认用瓶子袭击 一个女人而被捕,而Rose打她的理由却只是她要求Rose把收音机音量调小一点。

1991年,这支乐队又增添了两名新成员,鼓手Matt Sorum和键盘手Dizzy Reed,但麻烦又随之而来。在印第安那波利斯,Rose把那里的人比作“奥斯威辛集中营中的战俘”,并在演唱会上迟到,还做出了极具挑衅性的动作。7月 份在圣路易斯的河湾体育场演出的时候,只因有人拍照,Rose便冲入人群,这使得现场几乎成了一场暴动,他还愤怒地中断了演唱会。这一切给这个崭新的体育 场造成了20万美元的损失。

在1991年秋天,《Use your Illusion》I和II相继发行,并很快占据BillBoard专辑排行榜的前两名。这两张专辑中有数首歌曲打入单曲排行榜,“You Could be Mine”、“Live and Let Die”(翻唱Paul McCartney的歌曲)、“Don’t Cry”和“November Rain”。在《Use your Illusion》II的录像带中大量的使用了Rose当时的情人/模特Stephanie Seymour作为主角。

但是就在乐队前途一片光明时, 吉他手Stradlin在受够了Rose各种各样的古怪的习惯之后,由于和乐队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而突然退出。1992年,发生了数起由同性恋者和其他被 “One in a Million”这首歌激怒的人所组织的游行抗议事件。在蒙特利尔,发生了另外一场骚动,起因是这样的:在一场演出中,因为James Hetfield 被舞台上的烟火所伤,所以Metallica的演出被缩短了,然而15分钟后,Rose却因为声音还没有恢复正常而退出了演出。

随后新的吉他手 Gilby Clarke 和乐队一道开始了长达28个月的马拉松式的世界巡回演出。 当他们回来后,记实录象带 “ November Rain ” 成为MTV 中点播率最高的的录象带。 随后Gn’R 获得了 MTV录象奖的最佳电影效果奖。

此后,很难说清楚在Guns N’ Roses这支乐队里发生的到底是喜剧还是悲剧。Axl与Seymour分道扬镳;在1993年乐队又发行了punk 风格新专辑《The Spaghetti Incident?》, 但是这是, grunge已经将重金属摇滚挤出了舞台, Guns n’ Roses 一下子显得过时了。The Spaghetti Incident的销量少得可怜, 而乐队也在随后的几年中慢慢的解体了。 在1998年底, Guns n’ Roses 以新得阵容重新回到录音棚着手准备新的专辑。一张朋克摇滚的合集,这张专辑中还包括一首由Charles Manson写的歌曲。当Axl官司缠身的时候,乐队仅出了一首单曲。当一切都平静下来之后,Guns N’ Roses内部的分裂又开始了。Slash在Michael Jackson和Bob Dylan的唱片中出现,并自组乐队Snakepit。McKagan也录制了个人的唱片,并在《Neurotic Outsiders》中与Sorum和Sex Pistol乐队的Steve Jones合作。Clarke被解雇,而Rose也曾一度离开乐队,但不久又回来并取得了乐队的商标权,他接着又解雇了Slash、Sorum和 McKagan。当时还有一群歌手围着Guns N’ Roses转,包括吉他手Zakk Wylde、Robin Finck、Paul Huge、Chris Vrenna和鼓手Dave Abruzzese。

现在这支乐队由Rose、键盘手Reed、前Replacements乐队的贝司手Tommy Stinson和鼓手Josh Freese组成,他们与吉他手Huge、Finck和前“红热辣椒面”(Red Hot Chili Peppers)乐队的吉他手Dave Navarro合作重新录制了《Oh My God》。但是乐队新专辑的发行却遥遥无期。当乐队在继续寻找他们新的灵感和声音的时候, Guns N’ Roses乐队的忠实的歌迷可以在近期见到他们的一张现场演出专辑,《Live Era’87’-93》,这里面包括了1987到1993年的歌曲,还有Black Sabbath一首歌曲“It’s Alright”的翻唱。

1999年11月根据对Guns N’ Roses经纪人Doug Goldstein的采访,《洛杉矶时报》报道Guns N’ Rose的新专辑将于2000年初问世,新专辑将被命名为《Chinese Democracy》,而目前乐队尚缺少一位主音吉他手.

 

 

 

 

 

 

Don’t cry至今仍在我耳边时常响起

 

 

地下室

 简介 ······   那些抛弃了我的人,你的美好和善良,我们曾经最单纯的美丽,永世不忘。
  BENJAMIN的名字对于广大漫迷来说可谓 耳熟能详,这位经历颇富传奇色彩的年轻艺术家,不管境遇如何,都能专心创作,其独特前卫的画风和贯穿在作品中的“真实”精神赢得了无数喝彩,漫画作品《夏 天没有的花》《One day》等成为中国动漫的标新立异之作。2004年,《记得》获得“东方国际原创动画漫画艺术大赛金龙奖”的金奖标志着BENJAMIN的漫画创作达到了 一个新的高度。
  和一般漫画家不同,BENJAMIN有两枝笔,一枝画,一枝写,虽然他谦虚地说,要说自己是“‘家’比较有自信,‘作家’就吓 死人,不敢声张”,但是良好的艺术感觉与文学修养使他有一般作家所不具备的优势,他的文学创作才能已经通过之前的中短篇漫画作品展现在世人面前,即将在6 月中旬全面上市的他的首部长篇小说《地下室》更是集中展示了他的文学创作才能。用BENJAMIN的话来说,《地下室》的主题是“摇滚乐手的聚和散,爱和 友谊,寻找一个有价值的人生”,小说的主人公摆脱现实的羁绊,倾听心灵的召唤,向着理想前进,人物形象所具有的积极意义使这部小说在同类作品里脱颖而出。
   《地下室》和郭敬明有着不解之缘,它是BENJAMIN在郭敬明的鼓励下创作完成的,作为“岛工作室”特别单行本的“重磅第三弹”面世。“岛工作室”特 别单行本的前两颗重磅炸弹是郭敬明的《1995-2005夏至未至》和落落的《年华是无效信》,两本书的销量目前分别达到50万册和20万册,《地下室》 能否再创佳绩引人注目。BENJAMIN为这部小说倾尽全力,不仅数易其稿,完善作品,而且亲自操刀,设计书的封面和彩页,书中收入他为这部小说创作的二 十幅彩色插图,文字与插画合璧。

作者简介 ······   BENJAMIN,艺术混子。画家,写小文的。作品是两本画集:《ONE DAY》和《记得》。传统意义上画漫画的,也拿过几个画画的奖,像别人一样。所以也是个艺术家,三流或者二流。只是很迷茫,自己之前的全部人生是否有价 值?我的决定是否正确?人生真的没意思么?快乐是什么?理想是什么?我是成熟者里面最优秀的,最锐利的,却是未成熟者里面最可笑的,最笨拙的。 为了那一段不能回头的青春,为了我的遗憾,我生于世,要不停地画不停地写,这就是与大家不尽相同的任务,我要完成它,然后心安理得地死亡。一个个黑夜,从 天亮画到天黑,从天黑写到天亮。痛苦无比,聚精会神。一束黄色灯光里独自听着爱听的歌,黑暗里戴着耳机对着电视画和写,那就是我最幸福的时刻。害怕天亮, 害怕沸腾的人间。我想,要是永远都是黑夜就好了,我要一个无穷无尽的黑夜,可以不间断地写和画。 这是我的画,这是我的文,这是我的第一本小说,献给你,献给我自己。

 

BENJAMIN,音乐和香烟.迷乱的气息.对北漂这个词的有深刻的理解就是从地下室开始的.

关于莉莉周的一切

我甚至都没有认真去看 就觉得开场里揣着个CD 在大片大片的绿色高草背景里站着 就是件很惬意的事情 远处的房屋让我想起了秋天快到的时候 稻田绿涔涔的样子 而莉莉周这个名字我似乎听过.

生如夏花·死如秋叶

我的昼间之花,落下它那被遗忘的花瓣。

­

 

 

心事

­一些年少时的心事

­是否只能在伤口上

­小心翼翼

­地撒点盐

­腌上

­吊在对风的堂屋边

­风干

­等待来年或许可以

­点上

­一盏煤油灯

­下下酒

2007末一分钟

站在时间的尾巴上
回首凝望我们这一个漫长的年月
有过欣喜
也有过伤痛
如何忘却已经不再重要
路口边的灯火通明
温暖如春的叹息
我都不能自已
祝所有的人下一年快乐

关于一个孩子的一家和一头牛

 夜里的树寂静而漠然,风呼得嗖嗖锐得人寒而粟,严冬里雪地上的松黑森森伫立人间。以极其认真的姿势拔地而起。不分日昼星辰
(一)
叫夜树。对,叫夜树。喜欢在生活中持久地沉默。我记不起曾经是否有人记住过我,但我决定我记下我自己。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我就一直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生活着,一直不声不响。比如说,我心中还有我的前世。
当我以婴儿最真实的声音宣告我已降临于这世界时。爷爷很安祥,死的时候也很宁静。夜风一样无际,近乎苍凉。
(二)
我唤来儿子,伸出还带着微弱地呼吸着的手去轻抚他的脸庞。他有明朗的轮廓和刚毅,他平静而从容自然,没有我面对死亡的恐惧,只上坚忍的额头上有深刻的悲伤。我是他父亲,血浓于水,若能走晚点,或许能看到孙儿的脸。
一 天又一天,一年复一年。日落月升,光阴像田野里的麦,要么大把地成熟,要么就大把地死去。我的一生在土地上走过,深爱着脚下的这方泥土。陪我良久的大耿前 不久老死去了,我无法忘记那幕。含着泪轻轻地合上眼,这就是死亡,没有轰轰烈烈,简单死了。我平时有跟它说话的嗜好。它是牛,有自己的使命。我不想让它过 于劳累。它曾以人意想不到的方式救过我的命。而如今它很安祥地躺在它犁了一生的大地里慢慢腐烂。就像闭上眼后的我。
(三)
我夹在两代 人的更迭中间,父亲死去儿子出生。近乎荒谬。现实给我开了一个巨大而残酷的玩笑,我无法强调命运会于千百万人之中额外地恩赐我什么,我拥有一个人生,见证 了关于生与死,我想我应该学会明白,生命与生命里的痛如树缠藤,了解不了是树倔还是藤韧。一起走过生死的轮回。父亲一生与土地相拥,他是站在泥土里长根的 人,陪他的是耿。一头牛。
之前。母亲很早就走了,留下他。
而他,在一生坚守一个人的岁月里等待苍老渐渐苍老。在与一头牛撕磨中慢慢地让沧桑在他的脸上写下沧桑,他一直老去。走到生命的彼岸再回首回忆,然后永远安祥于大地。
生命里多少总该有些阴影。
应该是这样。
父亲的一生异常淡泊。生活的年代直接影响着人,那样的生命里容不下丝作祟。只有透明。有如没有。单纯与世无争。
关于儿子,他的生命以幼小的形态诞生在父亲的死中,夜里的风格外洌。树摇摇。就给侬叫夜树吧,父亲说了最后一句话就合上了眼。
(四)
很多年前我的生命不经意的态度邂逅了一个孤独的男人。他对我很好。他对牛很好。
我是牛。所有人叫我大耿。
我能读出他凝聚着沧桑的眼光里的坚定,很淡。
他终年地在泥土里以身体劳作,像我。有时擎着烟筒用另一只手在我身体皮肤上滑动。还有我的眼睛布满了同情。他没有琴弹,只是爱跟牛说话。
岁 月催牛老,我看着脚下的泥土,想到有一天如何死去。我曾听同类说过这样的一个故事:一个孤独的老人半生与一头牛为伴,直到他死的那天他的那头牛也死了。结 果老人的儿子们把死牛宰了分给客人吃。给那些前来为老人办丧事的人们。吃!从此我对死深深恐惧,但我死的那天主人亲手把我深埋于土地上,深埋。
(五)
夜树,关于我的故事不多,而且很淡。我在人间一直以不经意的方式生活着,日子充满难过却很踏实,我有个未曾谋面的爷爷,如果我的降临早点也许还能看到他老人家一面。而不是尸体。
梦里我总觉得我是头牛,至少前世是。一个孤独的老人坐在我面前泪流满面。坐在还是头牛的时候的我面前泪流满面。拍着我的眼睛和我说话一直到老。

那些花儿以及那些年那些事-仰望阳光

梦被化了的时候,天空边出现了一种叫作为“霞”的云朵,人间大地被红色而渲染了一切,远远望着好象一块正在结疤的衃,而我的仰望那瞬息,感觉如同是枯死的香樟僵硬在空中,从而让忧伤肆无忌惮地漫山遍野,伴随着蹁跹的落叶,嬗变而且在唯美之中诗意尽致。偶尔有几片叶子会在嗖嗖风中叛逆。如同流淌的时光,恍然。
—————
从窗外望去,看见雨打紫薇,巨大的雨点,狠狠砸在单薄的紫薇花辨上,如同砸在我单薄的青春里,那些疼痛常常会在不经意间绽放,经久不息.看着夏天里这些来路不明的雨,有时会突然而至,一下起来有些人兴奋有的人感伤好像轻轻的一滴雨就会让这样的一个世界沦陷,而无关紧要的风总是爱把雨点吹离它们该有的轨迹,宽阔的玻璃窗上,总是会有那么多点的雨滴沿着紊乱的轨迹在重力作用下下滑,形成各自不同形状但同样孤单的脉迹分明的痕迹。如同生命空虚的轮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灭亡。
————-
小强给我的留言总是三个半字,“君安好”加上“?”。每次我看到这些的时候,越发觉得问号“?”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在拉耷着头。而每到这个时候幸福和忧伤闪闪熄熄、明明灭灭。幸福的是总会有人某时某刻不知在某地关心自己,忧伤的是这些曾经在身边陪伴自己的熟悉面孔不知道曾在什么时候音容笑貌散落了天涯。那些丢失的,真的无法拾回了。
———–
有段日子我从梦中醒来独自欣赏那些梦魇征服后的尸体半成品而就这样就这样我就会又难过起来,黑夜里的风格外冽。东奔西走。尽管我曾经我厌恶过那些呼噜,那些半夜念着某个女孩名字的梦呓儿会在我和几个死党的取笑下脸红扑扑的像猴屁股。而如今这些都不在了,庆幸的是现在身边还有一群已经取代或正在取代试图取代的朋友们在身边陪伴着我,不再空虚。但我有时又很怕听到那句有的事有的人是你永远无法遗忘的。
———
离开的也就离开了,相伴的也终究会离开。

不会彼此遗忘,只会彼此消失。

让我想起了这些话。
—————–
当初谁都没有当初的悲哀,目光呆滞,内心充满疲惫的希望,对望中,岁月也叹息。时间像黑色的潮水,吵吵闹闹涌上岸之后便发觉岸上没什么好玩就失落地朝着远方游走。这就是那时的我们,都一副很疲惫很无辜的样子伫立斜立仰立或躺在花坛边或大墙边,那些靠墙立看过道走过千万人的姿势想想都好寂寞,时光恍然,但那些幸福,那简单的友爱就真如唱出的那样,一起手牵手永远不分开。任凭这些流水的悲伤哗啦啦哗啦啦地渐渐在身后远去远去,散开铺天盖地,然后大家都踏上这条不归路,前方有梦想牵引,后背有希望,于是这样我们就有理由边哭边笑走向永远,哼着歌儿一直走向永远。
 

 

四和安妮年代的产物,许你嘲笑就是了.

从未梦想成真

一、盛夏在逃走

夏天的燥热非但不随着夏天之去而消退。

似乎一直谣言里的高二却如秋天的毫无前提的驾临。一然地高二的来临便如明了的季节从来让人失望,而我也从未梦想成直。

郁绿的叶子如同韶华已逝的妇人,在空中展着春风渐渐走高枯萎,可怕地伴随着——毫无声息。

在某一夜不知名的一场大雨中,在空中展着如蝶翼般花辨在紫薇被雨点不留情地击中落地的过程中,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凄美华丽的纷扬。

一切与绿有关的东西似乎都在说:盛夏在逃走。

二、去了又来。

忧伤如四季,去了又来,更迭又更迭。可不可以不死心塌地?可不可以不要忧伤。

三、那些云朵怎么啦

云 朵一向被我赋予了桀骜不驯,意想它像一匹永不知倦的马驹,学会了背起整个蓝天去哭泣。哭下的是滴着血的忧伤。呵!这天里,总有许多精灵般可爱的阳光,清晰 单纯。曾经的自以为是的孤独只是因为年轻的浮燥没有了安慰,那些曾经自以为是永远忘不了的记忆我们已记不清它是曾几何时渐渐淡忘了的,像刚浸入水中的醮满 颜料的画笔那样,中间的浓烈,便如盛开的莲花绽开来。或许某个独处的瞬间渐浓的记忆时而会飘出温暖的歌声,萦绕在我们曾经的天堂之畔。

四、一下子想说的话

人不能老是觉得自己的歌声不婉耳,也不能者觉得自己的容颜不亮的。能唱出心中的喜悦的歌声最婉耳,能给别人以欢乐感染的脸庞最清秀。

五、你爱我也爱的吊兰及贝壳。

我只是没有勇气做陌生的飞翔。或许哪天我真的不再孤单,心孤单?不会。

越过雾笼的海滩。抚散海滨虚无的荒凉。望穿伫立沙滩千年的沉礁。鸥飞鸥落,浪尖惘怅了天际。

我捡起沉重的海螺壳,甩出珠子般晶莹的沙粒。用心聆听落的声音,没有你的回声,空荡。

又一夏了,不是吗?

吊兰终于肯开了花。花朵是单纯如你点点滴滴的纯粹白。

六、微笑灼伤笑脸

记忆似云朵,云朵是孤寂的化身。

那就很简单,记忆似孤寂的化身。

远远的凤凰树下,你站成一个前所未有的姿势,脸上有一朵火焰般的微笑,微笑里有凤凰涅槃般的壮烈,在身后的火下,你的脸庞,慢慢地糜烂,骷髅般美丽。

七、从未梦想成真

年年岁岁我们像河流一样在汹涌中长大。这些串起的季节,异常绚丽斑斓。

悟不出达摩的禅以及渗不透佛祖的经文。心中的彼岸石,难道这坚强的沉默也蕴含了隐忍的感伤,信仰的人总有图腾。

我路过的殿堂,与梦想无关。而我也从未梦想成真。

哦,忘记了告诉你,是否所有的梦想都会成真。

&

PS:写在高二的开始,写给已开始了的高二。写我想的我做的。写不出的世态炎凉,写不下的梦想成真。之前的我们或许是过于年轻了吧!年轻的心是装不下太多的东西的。关于回忆,我想,也应有个头了吧。以“季”为名,记下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