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个头发都能引出这么多话

近视眼最大的悲剧就是在剪头发的时候看不清,剪完戴上眼镜心里默默地骂一句草,然后镇定的跟剪头发的哥们说还行。

这是一封简单粗暴直接有效的辞呈

蚊子曾经用过辞职信。刚整理文档的时候发现,现在分享出来给大家.

不怕骤变,但怕思念

如果很糟糕的心境,被一首歌就能表达,为什么要千言万语? 说是 不怕骤变,但怕思念。 如今没有人比我更怕骤变,更怕思念。

卡农美胖妞

一个好奶奶,一个好的启蒙。一个美好的小胖妞成长。奥美的几段潘婷广告短片作品总是那么耐看。奥美赋予潘婷的力量。

人间三月

接下来的闷热就像未知的恐惧一样,我无能为力,只能在夏至等你.

珊曼妮的悲伤

2013年4月9日,深圳,下雨天。

石家庄记

去年冬天,还是这里同一家酒店,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同一个石家庄

我是这么恨上的北京

以后谁跟我彻夜把灯不睡觉,谈个什么北漂梦想。我掐死这人。然后把他尸体托运到广州深圳再火化,让他死后感受一下南方的梦幻以及冬天不会落叶的郁郁葱葱。侬别北漂,把梦想埋葬在干憋的北京显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吾心安处是吾乡

山高路远积年长,地老天荒居时短。不见万万袍泽奔,老弱病残孕离乡。

服务器已变更人已回家

饭在锅里,人在床上

没事开房来一发搞一炮

在下班回家的bus上,朋友打来电话,问我到哪了赶紧回来。我说快了。你们开好房间,我马上到。朋友说你给XX打个电话问他搞不搞,我说好。于是打通电话后单刀直入,要不要搞起?他说好!我压低声音激动地说,哟西那就成了,我们一会6P,3搞3怎么样。

2012我的支付生活——个人年度对账单

这几天到处看了看,全是在晒这个,博客圈果然无聊的要紧。

感觉今年没怎么在淘宝花钱。都是刷的信用卡。一看还是1万多。

醒在雪域里

我看见盛大的雪夜,盛大的雪湖,盛大的雪林。见了很多的人,去了很多的地方。再回到原点。似乎一切都没变,似乎有些东西确实变了

一觉醒来发现我们都备受煎熬

我并没有厌世但如果有来生,请牛头马面送我到宋仁宗的年代,我只要读读书,要是能红袖添香考个秀才种地不用交税出门不用路引就更好了。

9 Crimes

离开我 我是个罪人
我也不想这样的 
在错的地点遇到对的人
 在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 
这是最简单的罪
我找不到解脱
 难道要这样吗?
把那上了膛的枪给我吧~
如果你不开枪我怎么解脱?

Farewell 现场版 — Avantasia

    No farewell could be the last one.
    没有哪一次再见是最后一次
    If you long to meet again...
    如果你渴望再次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