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分类:书写痕迹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关于博客定位的思考

今天是独立博客建立的某某天,刚好明天周六,可以休息。

坐在电脑前玩着就睡不成觉了。上个周末也是如此,清晨回到卧室身心交瘁。

我算一个IT界“人士”。但你能说我不是是文字控么。我名字都取成“文字”了。

蚊子的未知世界

谁是我生活的导演,可以操纵我的悲欢离合。谁是我命运的编剧,为我设计未来的走向。谁是深夜熟睡时为我配乐的键盘手。谁又是男二号,谁是女主角。哪里是我世界的尽头。哪扇门会写着一个属于我的exit!
—-写在《The Truman Show》前面。

生命是什么幸福又是什么

生命是什么?
生命是一个过程。
是唇红齿白的少爷终于变成白须飘飘的爷爷。
是明眸浩睐的少奶奶终于变成眉目慈祥的奶奶。
而幸福是什么?
幸福是一个结局。
白须飘飘的少爷胡同里张望着孙女们跳马兰花而曾经的少奶奶暮色里张罗着晚饭。

--写在前面

 

我觉得我是没事找事,给自己找一个这么大的命题做甚?

脑海中闪现这个命题和会出现开前的那些文字是有原因的。

这一天在公交上看到一对很是年老的老两口搀扶着上车、搀扶着下车。

无论是上车或下车,行动都十分缓慢,以致于我总是十分担心习惯快节奏的公交车司机会突然驱动公交从而会让他们绊倒。但我想我的忧虑是多余的,他们从容地在全公交乘客眼中缓慢地行动着。像刚学走路的小孩子,脚步轻轻地试探着然后向前方慢慢地挪移。

从他们上车到下车俩人都是拉着手,搀扶着。如果只是从面容上看,他们并不和蔼可亲了,岁月夺去了他们或是英俊或是秀丽的容貌,留下了一脸的神伤的老人斑。如果心中没有怀有敬意你完全可以视如“面目可憎”。

但我却从未如此地从一对老年夫妻身上看到难以言状的震撼与感动。

生命是什么?生命是一个过程。
是唇红齿白的少爷终于变成白须飘飘的爷爷。
是明眸浩睐的少奶奶终于变成眉目慈祥的奶奶。
而幸福是什么?幸福是一个结局。
白须飘飘的少爷胡同里张望着孙女们跳马兰花而曾经的少奶奶暮色里张罗着晚饭。

下午回到卧室后心中总是平静不下来,生命是什么?而幸福是什么?这类字眼在脑海里跳跃着,每个人对生命对幸福的理解都不同,它们也不会跟从小到大的语文试卷那样会有一个所谓的参考答案。仁者见仁。但在这样一个下午一俩公交上偶遇的一对老人夫妻似乎告诉了我。生命与幸福便是如此,我无需再做过多的解读了。

 

这一天我试着目送他们消失在深远的巷子里而公交带着我远去他方。

2011年2月26日

生命是什么幸福是什么

2008的最分一秒钟

图片 图片 站在时间的尾巴上

­回首凝望我们这一个漫长的年月

­有过欣喜 也有过伤痛

­如何忘却已经不再重要

­路口边的灯火通明

­温暖如春的叹息

­我都不能自已

­祝所有的人快乐

此间的少年

 

 

 

语文:

 

 

08.6.7日,当那个长得漂亮的监考老师说

还有15分钟的时候,我木了.

语言运用没碰.大概10分没了.

然后我在草稿纸上写下:高考时发型唔乱!

用了14分钟30秒开始写作文.700多字.

离800字就差三行

但却是到目前为止我12年读书上语文最为郁闷的一次

我用自己的自大与自负,让自己输的体无完肤!想哭却哭不出.

数学

略!


英语

略!


文基

全是选择题!考了这么多次,没有不做完的!


政治

提前30秒出来,带着华丽地转身,从容不迫.


——————————————–

此刻心情平静,如同背景音乐.

但我怎样也无法回答为什么我考完传说中能让人自杀的高考

没有一点的表情.

那么此间的我

应该用怎样的心情才是正常的.

才能畅怀.也许,2008年,这个中国多灾多难的一年

高考对我来说未曾不是一场灾难.今天,所有与中学有关的记忆

与三年颓靡的高中做了一个小小的告别.我毕业了!我再也不会是以前的我了

滂沱岭.这次是真的要离去了.

                             而你们,后会有期!


我 高中毕业了!我又毕业了!我毕业了!我高中毕业了!我又毕业了!我毕业了!我高中毕业了!我又毕业了!我毕业了!我高中毕业了!

——————————————–

明天8.30分还要去教室填档案.但我还要天亮再晚安!

5.12国之殇殇

去世前,她给孩子留下短信

5 月13日中午,救援队员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了呼吸。透过一堆废墟的间隙,可以看到她双膝跪地,整个上身向前匍匐着,双手扶地支撑着身体……救援队员 从空隙伸手进去,确认她已经死亡,又冲着废墟大声呼喊,没有任何回应。这是震后的北川县,还有很多人在等待着救援。救援队走向下一片废墟时,队长好像意识 到什么,忽然返身跑回来,他费力地把手伸进她的身下摸索,高声喊,“还有个孩子,还活着!”

一番艰难的努力后,人们终于把孩子救了出来。他躺在一条红底黄花的小被子里,大概有三四个月大,因为有母亲的身体庇护,孩子毫发未伤。

随行的医生过来准备给孩子做些检查,发现有一部手机塞在被子里,医生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手机屏幕,发现屏幕上是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医生,在这一刻落泪了;手机传递着,每个看到短信的人,都落泪了……

大灾难面前,母爱,孕育了一个个看似不可能的奇迹。

蚊 子PS:也许十几年后,这个小孩子已成为其他孩子的妈妈或爸爸,我想,在他生命的每一个五月十三日,他(她)都会拿出一部手机,外面的油漆早已经脱落,色 彩斑驳,但他她依然会微笑地,想起那在他她年少时的记忆里那一份无法忘怀的恸,想起他她心低最深处的悲伤,泪水涓涓抑是幸福涟涟….

5 月13日下午,都江堰河边一处坍塌的民宅,数十救援人员在奋力挖掘,寻找存活的伤者。突然,一个令人震惊的场景出现在了龚晋眼前:一名年轻的妈妈双手怀抱 着一个三四个月大的婴儿蜷缩在废墟中,她低着头,上衣向上掀起,已经失去了呼吸,怀里的女婴依然惬意地含着母亲的乳头,吮吸着,红扑扑的小脸与母亲粘满灰 尘的双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们小心地将女婴抱起,离开母亲的乳头时,她立刻哭闹起来。”龚晋说,看到女婴的反应,在场者无不掩面。

“我 无法想象,一个死去的妈妈还在为自己的孩子喂奶,从母亲抱孩子的姿势可以看出,她是很刻意地在保护自己的孩子,或许就是在临死前,她把乳头放进了女儿的嘴 里。”龚晋掩面而泣。一个三十岁的年轻小伙子,在妇产科见惯了初生的妈妈给自己孩子喂奶的场景,而此时此刻,这样一个幸福的场景却让他产生无法抑制的悲 恸。

蚊子PS:看完这些简单的例子,心中无法抑制地痛,眼眶急剧地溢出液体.感动是句空话,时于今日,再也难有这种看到便泪流满面的事,这伟大之爱让人不能自已。

2008年05月20日 凌晨01:24 ,我点开网页看到这些悲伤的故事.坐在网吧的椅子上掩面痛哭.往事已如当年明月,为那时的自己的仁慈和悲悯而嘘唏.by蚊子_2011年2月20日

编辑部落·右手记

栏目:编辑部落·右手记

一侃三千年

〥 传说中滴折翼的蚊子

无数次一个人站在稿箱前为稿箱默哀。

每学期的第一次社刊的筹备都可以说是困难重重,一来收不到稿件、二来就算是有那也要看看保质期。只好通过偶的三寸马上烂之舌找写手们叫他们多写快写,把那几个家伙弄得精神恍惚了起来了,于是我也跟着精神恍惚起来了。

但是!还是得以大局为重,随后便“命”他们写下“军令状”,撂下一句话,完成不了任务提头来见! ^_^

这招好用,这不,稿子有了……特别是叫小奴搞定了她的《宿命》,看来有些人呀,嘻嘻,狠抓猛攻才行。

总之,文学社每一年里都有了不断的挑战(这话如假包换,堪称经典),就和我们的新中国一样,挑战与机遇并存(郁闷)。说到底,就是希望同学们多多写稿投稿,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何乐而不为呀是不是。

不 管怎么说,风雨飘摇地混到了现在,一下子过了两年了。说实话,雪莱大哥的“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人家写的的确是好(不好怎么出名不出名我们怎么知道 呢!)高二喽,用风花树(偶一 NB 朋友)的话来说就是“秋后的蚂蚱,没得几天折腾了”。是呀,现在突然觉得那人人谓之的高三还 TM 不远了。

不 打无准备之战。林彪同志晚年不堪寂寞思想出生错误这没错,但老师说人家是“战神”这也决没错。一生没打过败战呀这是什么样的人。民间有个说法是:“打!打 不过还跑不过吗!”可是,亲爱的你告诉我……(恶心吧你先吐完再接着看下去),要是高三的机关枪指着你的脑门说俺来了,你能跑吗,我脚软跑不了的铁定给当 了俘虏。还别不服气,你跑得了尼姑你跑得了庵!

我想总有一天我会握着高三的手说:“高三同志,欢迎光临”。嬉皮笑脸有心也有肺就是不得好死而已……

有 时候我就想,要是读完高中后再回去和小朋友们一起读一年级,在保留你已经成为过一名高三学生后的心理,但你的躯体却变回去和小朋友们一起读一年级的时候, 日子怎么过?老师说的 1+1=2 、 2+2=4 你都懂,天天是个好孩子次次都能拿个满分。你还会说“我想回到过去吗?”我想了 N 2 次后就再也不敢想了(要是你想变回去找我我有办法 ^_@_^ )。

父母的嘘寒问暖、同学的纯真友谊、朋友的肝胆相照、老师的关心,生活中的许许多多事都深值我们去学会感动。

我想我在面对初中三年母校的转身而走的时候我无所谓泪流满面。一个坚强而又倔强的混蛋!我确实钟于这样定义自己,坚强就不能有太多关于散场的痛。在面对不得不离去的现实中,尽管心里有太多的不舍,但我还是得挥挥手,划下一个完美的告别。虽然眼角还是会渗出点儿泪水。

多少欢笑多少疼痛,曾经的风起云涌曾经的风轻云淡,这始终是一份隐忍而残酷的伤。抑或是说这是一场繁华的爱恋,而我们在迟暮中向我们的仰望的恋人是那段微泛骊色的青春,是那乖张歹毒可恶至极却让我用尽全部的爱去爱得死去活来的似水年华。

蒙 着被子听朴树或水木年华,略带忧伤的清澈音线和激情飞扬的呐喊无数个夜晚陪我入眠。我在梦乡里似乎可以看到朴树抱着吉他在漫天飞雪的白桦林里轻吟,看到水 木年华在一个有流水与落花的世界里用手指轻轻地扫着,激情回落的声音告诉所有的人:今天我们要走了,走向不同的地方……是的,要走了,梦里不知道身是客, 我们真的要走了。我也想告诉你,我换好了姿势以便起飞。也不会再挥挥手,不会再有告别。

这些字本来好长的。但我想,再长也没有未来长,那就这样算了吧。

这个夏天,让我想起那个夏天。今天的走,让我想起之前的到来。

关于那些开儿以及那些年那些事,关于倒数日子,关于花开不落以及那些年那些事,关于生活着,关于从未梦想成真,关于一侃三千年。关于蚊子,再关于告别,关于曾经,关于现在,关于未来,关于再见。 关于我热爱的《滂沱岭文学》。

好冷

好冷,

人冷心也冷.

被窝

却是

青春的

坟墓

2008最冷的一个冬天 漫长而难忘

以梦为马以及我的小苍

以梦为马以及我的小苍

     ps:在此感谢小奴and小云,这篇稿子是是她俩在晚自习课上用爪子在手机键盘摁出来的。 ­

­

倒数日子

倒数日子

纪念我身后大把大把死去的时光
写字的感觉很明朗。
羽风走的时候就跟我说,你身边的人如果不是对你很好就是对你很反感。当时我冲着这个天真的女孩舞眉挤眼吐舌头。她半怒半嗔的给了我一拳然后请我吃冰淇淋。一块一支。
羽风走的时候我就对她说……再见!当时她愣了愣然后请我吃冰淇淋。一块一以的那种。
……
时间很快,有点像日子。

打字的感觉很爽朗。

最近遇到大药是在Q里,他说他现在在深圳,祖国伟大的经济特区,支月800。而当我马思着这800够不够他花上半个月的时候他全招了。

就是支月还得向我姐要几百。学得有点对不起她。
你这畜生,就不能像革命根据地那样自给自足,你姐也不容易……我还想说点这年头女孩子爱打扮打扮什么的但想到是他姐我也就不说了。

他说这年头这穷苦老百姓的确谁都不容易。嘿还不容易呢。本想伤伤他的自尊他又想了一句:真想生在革命年代啊,可以大干一场,要是不小心混了个官儿当当那也挺不错。

靠,还革命,我就冲他以前说江青是毛主席女生的时候还理直气壮地说十年也是她唱的我就奉承了他一句:
是 啊是啊,要是你战绩显著功德无量中央给你封个烈士的话那也就不错了,全家衣食就有着落,抚懦金跟工资似的,还可以流芳百世。发过去还没开始得意谁知道那嘶 在图像是选了个忍心死的飞吻给我个866。看着头像发黑发黑的,想当年,金戈铁马,兵荒马乱,他不辞劳苦的请我吃冰淇淋的那段Golden Days。嚷着绝望绝望地唱着<冲动的惩罚>边哼着童话的日子已是昨天。如今特别的想念以前一起谈笑谈天一起打饭打球不打架天一冷就可以一个 星期只换衣服而不洗澡的朋友们。大家都走了,像星星。偶尔在天不荒地未老的时候同时出现在一条彼此相接相连的线上形成条朋友。弹指一挥然后就散开了,在各 自的轨迹上奔波流浪。在如同不在。金木水火土。
我在校园漫无目的地走。天黑,寒风凛冽。

洞 黑的宿舍楼里有笛声飘出,忧忧郁郁,微微的沙哑声里忧伤含蓄而很耐听,这是夜色中华英的一支骊歌。无边无际。誓誓旦旦地告诉过自己不要轻易伤心。而当伤心 袭来往往让人措手不及。临江曾告诉我,当一个人很平静很淡地对你说话时候他往往让你的安慰束手无策。他的骨髓里掺有孤独的成分,除非孤独人,无人能读。谁 是吹笛人?你!你!

穿梭在凌乱里,像枝安静的木棉无声地在生涯里盲目过路。我跟身边的人说我十七八岁的时候只有我妈不信。而我跟身边的人说我属马的时候也只有我妈信。而如今我在读高中,确确实实。
混 混沌沌的高一里时而乖戾时而乖的样子就连我有时都很不了解。有时大脑一片片的灰白,望着阴霾的天空有点让人心底发毛又显得挺恬静安祥的样子的天空。望着飞 机以绝对轰鸣在里头拉过很直很直的白线,望着从脖子流出的僵痛与忧伤和身旁美眉的死金鱼白眼我真的很怕。这些反差里隐含着某些刻意。有时我很想说句为什 么?哪怕这个问题要我回答。为什么?

我不是五婆,没有筐和锣。也不是后羿,没有弓和箭。有点滋味

天 睛阳露,我如今满脸阳光满脸灿烂望向窗外。以飘渺的目光在等待来年紫薇的盛开。生活着。虽然多少有点无奈甚至辛酸。但只能这样了。与其对话征收独自纠缠不 清,不如三言两语的呼唤来的悲壮。都很幼稚地站在路边看着路砖,风景流动更迭着,去忘了自己根本就没有动。面对阳光一片灿烂;背着阳光只能看到自己的阴 影。这叫日子。321……

后记:高一写的,一直放在E-MAIL里,今天有空拿出来放在阳光下~~~~~~~~`

心事

­一些年少时的心事

­是否只能在伤口上

­小心翼翼

­地撒点盐

­腌上

­吊在对风的堂屋边

­风干

­等待来年或许可以

­点上

­一盏煤油灯

­下下酒

2007末一分钟

站在时间的尾巴上
回首凝望我们这一个漫长的年月
有过欣喜
也有过伤痛
如何忘却已经不再重要
路口边的灯火通明
温暖如春的叹息
我都不能自已
祝所有的人下一年快乐

关于一个孩子的一家和一头牛

 夜里的树寂静而漠然,风呼得嗖嗖锐得人寒而粟,严冬里雪地上的松黑森森伫立人间。以极其认真的姿势拔地而起。不分日昼星辰
(一)
叫夜树。对,叫夜树。喜欢在生活中持久地沉默。我记不起曾经是否有人记住过我,但我决定我记下我自己。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我就一直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生活着,一直不声不响。比如说,我心中还有我的前世。
当我以婴儿最真实的声音宣告我已降临于这世界时。爷爷很安祥,死的时候也很宁静。夜风一样无际,近乎苍凉。
(二)
我唤来儿子,伸出还带着微弱地呼吸着的手去轻抚他的脸庞。他有明朗的轮廓和刚毅,他平静而从容自然,没有我面对死亡的恐惧,只上坚忍的额头上有深刻的悲伤。我是他父亲,血浓于水,若能走晚点,或许能看到孙儿的脸。
一 天又一天,一年复一年。日落月升,光阴像田野里的麦,要么大把地成熟,要么就大把地死去。我的一生在土地上走过,深爱着脚下的这方泥土。陪我良久的大耿前 不久老死去了,我无法忘记那幕。含着泪轻轻地合上眼,这就是死亡,没有轰轰烈烈,简单死了。我平时有跟它说话的嗜好。它是牛,有自己的使命。我不想让它过 于劳累。它曾以人意想不到的方式救过我的命。而如今它很安祥地躺在它犁了一生的大地里慢慢腐烂。就像闭上眼后的我。
(三)
我夹在两代 人的更迭中间,父亲死去儿子出生。近乎荒谬。现实给我开了一个巨大而残酷的玩笑,我无法强调命运会于千百万人之中额外地恩赐我什么,我拥有一个人生,见证 了关于生与死,我想我应该学会明白,生命与生命里的痛如树缠藤,了解不了是树倔还是藤韧。一起走过生死的轮回。父亲一生与土地相拥,他是站在泥土里长根的 人,陪他的是耿。一头牛。
之前。母亲很早就走了,留下他。
而他,在一生坚守一个人的岁月里等待苍老渐渐苍老。在与一头牛撕磨中慢慢地让沧桑在他的脸上写下沧桑,他一直老去。走到生命的彼岸再回首回忆,然后永远安祥于大地。
生命里多少总该有些阴影。
应该是这样。
父亲的一生异常淡泊。生活的年代直接影响着人,那样的生命里容不下丝作祟。只有透明。有如没有。单纯与世无争。
关于儿子,他的生命以幼小的形态诞生在父亲的死中,夜里的风格外洌。树摇摇。就给侬叫夜树吧,父亲说了最后一句话就合上了眼。
(四)
很多年前我的生命不经意的态度邂逅了一个孤独的男人。他对我很好。他对牛很好。
我是牛。所有人叫我大耿。
我能读出他凝聚着沧桑的眼光里的坚定,很淡。
他终年地在泥土里以身体劳作,像我。有时擎着烟筒用另一只手在我身体皮肤上滑动。还有我的眼睛布满了同情。他没有琴弹,只是爱跟牛说话。
岁 月催牛老,我看着脚下的泥土,想到有一天如何死去。我曾听同类说过这样的一个故事:一个孤独的老人半生与一头牛为伴,直到他死的那天他的那头牛也死了。结 果老人的儿子们把死牛宰了分给客人吃。给那些前来为老人办丧事的人们。吃!从此我对死深深恐惧,但我死的那天主人亲手把我深埋于土地上,深埋。
(五)
夜树,关于我的故事不多,而且很淡。我在人间一直以不经意的方式生活着,日子充满难过却很踏实,我有个未曾谋面的爷爷,如果我的降临早点也许还能看到他老人家一面。而不是尸体。
梦里我总觉得我是头牛,至少前世是。一个孤独的老人坐在我面前泪流满面。坐在还是头牛的时候的我面前泪流满面。拍着我的眼睛和我说话一直到老。

那些花儿以及那些年那些事-仰望阳光

梦被化了的时候,天空边出现了一种叫作为“霞”的云朵,人间大地被红色而渲染了一切,远远望着好象一块正在结疤的衃,而我的仰望那瞬息,感觉如同是枯死的香樟僵硬在空中,从而让忧伤肆无忌惮地漫山遍野,伴随着蹁跹的落叶,嬗变而且在唯美之中诗意尽致。偶尔有几片叶子会在嗖嗖风中叛逆。如同流淌的时光,恍然。
—————
从窗外望去,看见雨打紫薇,巨大的雨点,狠狠砸在单薄的紫薇花辨上,如同砸在我单薄的青春里,那些疼痛常常会在不经意间绽放,经久不息.看着夏天里这些来路不明的雨,有时会突然而至,一下起来有些人兴奋有的人感伤好像轻轻的一滴雨就会让这样的一个世界沦陷,而无关紧要的风总是爱把雨点吹离它们该有的轨迹,宽阔的玻璃窗上,总是会有那么多点的雨滴沿着紊乱的轨迹在重力作用下下滑,形成各自不同形状但同样孤单的脉迹分明的痕迹。如同生命空虚的轮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灭亡。
————-
小强给我的留言总是三个半字,“君安好”加上“?”。每次我看到这些的时候,越发觉得问号“?”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在拉耷着头。而每到这个时候幸福和忧伤闪闪熄熄、明明灭灭。幸福的是总会有人某时某刻不知在某地关心自己,忧伤的是这些曾经在身边陪伴自己的熟悉面孔不知道曾在什么时候音容笑貌散落了天涯。那些丢失的,真的无法拾回了。
———–
有段日子我从梦中醒来独自欣赏那些梦魇征服后的尸体半成品而就这样就这样我就会又难过起来,黑夜里的风格外冽。东奔西走。尽管我曾经我厌恶过那些呼噜,那些半夜念着某个女孩名字的梦呓儿会在我和几个死党的取笑下脸红扑扑的像猴屁股。而如今这些都不在了,庆幸的是现在身边还有一群已经取代或正在取代试图取代的朋友们在身边陪伴着我,不再空虚。但我有时又很怕听到那句有的事有的人是你永远无法遗忘的。
———
离开的也就离开了,相伴的也终究会离开。

不会彼此遗忘,只会彼此消失。

让我想起了这些话。
—————–
当初谁都没有当初的悲哀,目光呆滞,内心充满疲惫的希望,对望中,岁月也叹息。时间像黑色的潮水,吵吵闹闹涌上岸之后便发觉岸上没什么好玩就失落地朝着远方游走。这就是那时的我们,都一副很疲惫很无辜的样子伫立斜立仰立或躺在花坛边或大墙边,那些靠墙立看过道走过千万人的姿势想想都好寂寞,时光恍然,但那些幸福,那简单的友爱就真如唱出的那样,一起手牵手永远不分开。任凭这些流水的悲伤哗啦啦哗啦啦地渐渐在身后远去远去,散开铺天盖地,然后大家都踏上这条不归路,前方有梦想牵引,后背有希望,于是这样我们就有理由边哭边笑走向永远,哼着歌儿一直走向永远。
 

 

四和安妮年代的产物,许你嘲笑就是了.

从未梦想成真

一、盛夏在逃走

夏天的燥热非但不随着夏天之去而消退。

似乎一直谣言里的高二却如秋天的毫无前提的驾临。一然地高二的来临便如明了的季节从来让人失望,而我也从未梦想成直。

郁绿的叶子如同韶华已逝的妇人,在空中展着春风渐渐走高枯萎,可怕地伴随着——毫无声息。

在某一夜不知名的一场大雨中,在空中展着如蝶翼般花辨在紫薇被雨点不留情地击中落地的过程中,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凄美华丽的纷扬。

一切与绿有关的东西似乎都在说:盛夏在逃走。

二、去了又来。

忧伤如四季,去了又来,更迭又更迭。可不可以不死心塌地?可不可以不要忧伤。

三、那些云朵怎么啦

云 朵一向被我赋予了桀骜不驯,意想它像一匹永不知倦的马驹,学会了背起整个蓝天去哭泣。哭下的是滴着血的忧伤。呵!这天里,总有许多精灵般可爱的阳光,清晰 单纯。曾经的自以为是的孤独只是因为年轻的浮燥没有了安慰,那些曾经自以为是永远忘不了的记忆我们已记不清它是曾几何时渐渐淡忘了的,像刚浸入水中的醮满 颜料的画笔那样,中间的浓烈,便如盛开的莲花绽开来。或许某个独处的瞬间渐浓的记忆时而会飘出温暖的歌声,萦绕在我们曾经的天堂之畔。

四、一下子想说的话

人不能老是觉得自己的歌声不婉耳,也不能者觉得自己的容颜不亮的。能唱出心中的喜悦的歌声最婉耳,能给别人以欢乐感染的脸庞最清秀。

五、你爱我也爱的吊兰及贝壳。

我只是没有勇气做陌生的飞翔。或许哪天我真的不再孤单,心孤单?不会。

越过雾笼的海滩。抚散海滨虚无的荒凉。望穿伫立沙滩千年的沉礁。鸥飞鸥落,浪尖惘怅了天际。

我捡起沉重的海螺壳,甩出珠子般晶莹的沙粒。用心聆听落的声音,没有你的回声,空荡。

又一夏了,不是吗?

吊兰终于肯开了花。花朵是单纯如你点点滴滴的纯粹白。

六、微笑灼伤笑脸

记忆似云朵,云朵是孤寂的化身。

那就很简单,记忆似孤寂的化身。

远远的凤凰树下,你站成一个前所未有的姿势,脸上有一朵火焰般的微笑,微笑里有凤凰涅槃般的壮烈,在身后的火下,你的脸庞,慢慢地糜烂,骷髅般美丽。

七、从未梦想成真

年年岁岁我们像河流一样在汹涌中长大。这些串起的季节,异常绚丽斑斓。

悟不出达摩的禅以及渗不透佛祖的经文。心中的彼岸石,难道这坚强的沉默也蕴含了隐忍的感伤,信仰的人总有图腾。

我路过的殿堂,与梦想无关。而我也从未梦想成真。

哦,忘记了告诉你,是否所有的梦想都会成真。

&

PS:写在高二的开始,写给已开始了的高二。写我想的我做的。写不出的世态炎凉,写不下的梦想成真。之前的我们或许是过于年轻了吧!年轻的心是装不下太多的东西的。关于回忆,我想,也应有个头了吧。以“季”为名,记下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