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分类:书写痕迹

那些年的小时代 · 阅读篇

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树梢鸟在叫。不知怎么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

剪个头发都能引出这么多话

近视眼最大的悲剧就是在剪头发的时候看不清,剪完戴上眼镜心里默默地骂一句草,然后镇定的跟剪头发的哥们说还行。

不怕骤变,但怕思念

如果很糟糕的心境,被一首歌就能表达,为什么要千言万语?
说是 不怕骤变,但怕思念。
如今没有人比我更怕骤变,更怕思念。

人间三月

接下来的闷热就像未知的恐惧一样,我无能为力,只能在夏至等你.

珊曼妮的悲伤

2013年4月9日,深圳,下雨天。

石家庄记

去年冬天,还是这里同一家酒店,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同一个石家庄

我是这么恨上的北京

以后谁跟我彻夜把灯不睡觉,谈个什么北漂梦想。我掐死这人。然后把他尸体托运到广州深圳再火化,让他死后感受一下南方的梦幻以及冬天不会落叶的郁郁葱葱。侬别北漂,把梦想埋葬在干憋的北京显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吾心安处是吾乡

山高路远积年长,地老天荒居时短。不见万万袍泽奔,老弱病残孕离乡。

没事开房来一发搞一炮

在下班回家的bus上,朋友打来电话,问我到哪了赶紧回来。我说快了。你们开好房间,我马上到。朋友说你给XX打个电话问他搞不搞,我说好。于是打通电话后单刀直入,要不要搞起?他说好!我压低声音激动地说,哟西那就成了,我们一会6P,3搞3怎么样。

醒在雪域里

我看见盛大的雪夜,盛大的雪湖,盛大的雪林。见了很多的人,去了很多的地方。再回到原点。似乎一切都没变,似乎有些东西确实变了

一觉醒来发现我们都备受煎熬

我并没有厌世但如果有来生,请牛头马面送我到宋仁宗的年代,我只要读读书,要是能红袖添香考个秀才种地不用交税出门不用路引就更好了。

关于从容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我相信是一个人感受的丰富性、而不是发生在他生活中的事件的密度,决定他生活的质地;
是一个人的眼睛、而不是他眼前的景色,决定他生活的色彩。---by 刘喻《送你一颗字弹》

丢钱包一则

亲爱的钱包,对不起,我把你弄丢了。请一定要相信我是不小心的。人类就是这样子的,时常把对自己很重要而自己又很在意很在意的东西弄丢了。

那些男孩与我一同成长

他们可能感到意外。主角们不应该是长发飘飘的女孩们吗?没办法,在那个年纪,她们比他们更适合跃然纸上。但现在看起来该到他们了。

2011蚊子博客总结

先把总结发表出来再慢慢补充

博客建议接近一年,小张的续费账单已经给我发过来了。

一开始是无边无际的折腾。又是改代码又是换插件的。

还会有的没的搞些文章发表上来,看统计看数据

其实没必要做那些。自己写自己的东西就好,能写什么写什么

后几个月开始博客的更新进入冰川时代

检讨一下自己,最近博客写的比较少。

原因有以下几点:

有思想灵感结果三言两语就总结出来,给发到微博去了

长话有意识地给短说了

网站空间在国外,访问速度确实不方便 间接造成更新惰性

情感出現黑洞

各有各的不更新的原因。

但无非是在繁忙的生活状态下,迷失了当初的心境

记录和反省

观察和刻画

2012与你同行。

2011国庆假期宣告结束

嗯 小公司 放三天假。不调休。周末还可以放~
嗯 开始上班了。
快乐而扯蛋地打发了72小时~72小时?这一么说真的不长~
筒子们接着哈皮~就这么着~期待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