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档: 2013-03

石家庄记

去年冬天,还是这里同一家酒店,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同一个石家庄

我是这么恨上的北京

以后谁跟我彻夜把灯不睡觉,谈个什么北漂梦想。我掐死这人。然后把他尸体托运到广州深圳再火化,让他死后感受一下南方的梦幻以及冬天不会落叶的郁郁葱葱。侬别北漂,把梦想埋葬在干憋的北京显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