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档: 2011-06

时日

我想总有一天,当够了马夫 更夫  便带上刀走上山

我也知 哪怕走了狗屎运扬了名到天下 未必会再见到你

安与染蓝,生日快乐

染藍,事实上我一直驻扎在一处微笑无法穿梭的境地里,潮湿而泥泞地生存着是我早已习以为常的生活状态。飞鸟栖息于夏花的时日总是让人心生向往,谁叫温暖带着天使的气息如日光下漂浮的蒲公英种子在没有规则的营地里开始出其不意的降临和安然生长,令人总是无法扼制的唤起许些究终会被时间证实为残忍的念头,很多的故事开场便早已昭示着支离破碎的暧昧与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