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记

The Time 西元年 2014-08-22 上午 00:50:12 周五 by 芒果叮叮 归属:书写痕迹 已 1,340 次浮現 評論:3

如果曾经爱过一个人,会记住他的气息,甚至有些人我们会淡忘他的容颜,但仍然记得他的气息。像是烙印一样深刻在心里,无法磨灭无法遗忘。

在何旭尧第三次说晚上要应酬不回来睡的时候,林轻轻就知道爱情要离她远去了。

从第一次看到他的车停在一个陌生的小区,一个年轻的女子满脸幸福地从车上下来,两人牵手步入公寓。
她就知道她的爱情岌岌可危,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样快。这个寒冬才刚来临她的爱情已经夭折。

下定决心搬离何旭尧公寓自己独身居住后,林轻轻就一直处于饥饿状态,每天四顿五顿的吃,还是会感觉饥饿。

晓苏说她是缺少爱情,心房没有住人才会感觉饥饿。

一个心里空空如也的人,总是容易饿的,需要一些东西塞进身体以补偿自己的安全感.

2011年的光棍节是她第四次走进“听说”,一家纯粹的音乐酒吧。也是她第一次遇见黎航.

一如既往的窗台位置一如既往的烤布雷一如既往的蓝色妖姬鸡尾酒。

在她吃完了第三个烤布雷仍然觉得饿时,黎航坐到了她的身边。一个全身散发危险气息的陌生英俊男子。

看到黎航静默地看着自己,那深邃的眼神林轻轻便知道他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也是一个寂寞的人。
彼此需要寂寞的温暖和安慰,彼此需要御寒的棉衣。

在这个严寒的冬季,她需要温暖,她害怕寂寞,没有何旭尧她怕自己熬不过这个寒冬。

在跟黎航去他公寓的路上林轻轻一直这样安慰自己。

即使知道自己在冒险,但一夜情的念头跟随酒精的火苗一直在刺激她的神经,让她没法考虑尊严廉耻安全。

黎航温和的手缓缓掠过她的额头眉眼脸颊,像是在抚摸丝绸。一股淡淡的薄荷味道倾袭而来。林轻轻仿佛听到诱惑的因子在空气里爆裂的声音。

第二天醒来,床边是空的,她的衣服整齐地折叠在床边,若非看到旁边的枕头清晰地凹下去和这个陌生的公寓,她会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

回神过来她像是被识穿谎言般感到羞愧,纷纷起身穿衣准备逃离现场。

黎航提着早餐把她堵在门口,“吃完早餐再走吧。”

林轻轻抓了抓头发低低地说,“好。”

两人沉默地吃着早餐.空气里充满暧昧的气息.林轻轻几次想打破沉默却不知道要开口说些什么。

在吃完早餐后,林轻轻拒绝了黎航的接送,飞快地逃走。

晓苏得知后大骂她神经病。林轻轻也不生气,微微笑着,把晓苏买来的烤布雷吃的有滋有味。

生活照旧,她还是会半夜饿醒满屋子的找吃,还是那么喜欢吃烤布雷,还是孤身一人穿梭在城市灯红酒绿当中。

唯一不同的是不再去“听说”。

有些事情一次铭记心中已足够。希冀只会失去原有的味道。就让一切跟随生命顺其自然就好。

只是在每次喷香水的时候,林轻轻总要闻一闻手腕上的味道是否把黎航牵手遗留下来的味道覆盖掉。

她想到一句话:如果曾经爱过一个人,会记住他的气息,甚至有些人我们会淡忘他的容颜,但仍然记得他的气息。像是烙印一样深刻在心里,无法磨灭无法遗忘。

即使仅仅接触一次,黎航那特有的味道像烙印般一直遗留在林轻轻的嗅觉里。

无论她换了多少瓶香水,那气味一直经久弥留。

何旭尧曾来找过她,带着她爱喝的鲍鱼粥.淡淡一句,我们回家吧.

林轻轻低笑,自顾自地说,“这粥的味道怎么变了呢,看来是人变了,连同周遭环境食物的喜好也跟着改变。”

何旭尧不明所以,讷讷地看着她。

林轻轻当着他的面把粥倒在垃圾桶里,“爱情不在,感觉已变,一切都不能重头再来.即使内心心甘情愿,事情也未必变得简单。”

时间可以成就一段感情,也可以推翻.爱情说变就变,没有绝对的永恒.

不是她不去争取,不是她不能再原谅,而是失去过,触及了底线,就不会再想要回来。属于她的东西永远不会走失,不属于她的东西,就算紧握手中也握不住。他的心已经为其他女子打开过一个缺口,她不能修补,也不能说服自己去接受,既然一切所为都只是徒劳.又何必庸人自扰呢。

严冬来势汹汹,在别人欢呼2012新年的到来,林轻轻却抵挡不住严寒病倒了。39度的高烧烧的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

晓苏心疼地说,“找个人吧。”

林轻轻把喝完水的杯子递给晓苏,摇了摇头,“不想随便,心里不乐意,不想委屈。”

晓苏恨铁不成钢地掐她一把,“就你这死样子,我还不知道你吗,你再怎么惦记着又有什么用,你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

林轻轻不吭声。

晓苏叹了口气,妥协道:“要不找个工作吧,你这样整天窝在家里,越过越颓废了你,也没见你设计几件东西出来。”

“哪有,上次给你的耳环项链不是卖的挺好的吗?”

“你还好意思说,两三个月才给这么几件,你要不就正儿八经地找个培训班学下,专攻这活,要不就找个公司上班。”

“我考虑看看吧。”

晓苏闻言忍不住又掐过去,“你别考虑了,等你考虑完一年又过去了,我有一朋友的公司正缺个人手,我回头把地址给你,你就去那吧,,打打酱油也行。”

“你确定我去打酱油也会给我发工资吗?

林轻轻终究还是没有去晓苏介绍的公司上班。美曰其名接受不了中规中矩的朝九晚五生活。

痊愈过后,林轻轻决定搬离这个终日阴冷潮湿的小区。收拾好所有的行李已是傍晚,正寻思着晚饭怎么解决时,黎航突然出现在门口。

高大消瘦的他依旧英俊逼人,“好久不见。”他说。

林轻轻平淡地点点头.好像已经预知彼此还会再见面一般并未感到惊讶。

黎航环视屋子里打包好的行囊,没有问她是否要搬走,而是问,“吃饭了吗.我们去吃饭吧.我肚子很饿。”

“好。”

他的话语总有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

跟第一次用餐一样.只是这次不再沉默不语。

黎航切好盘中的牛排递给林轻轻,再把她那碟端过来,然后一边吃一边自我介绍,就跟相亲一样。

林轻轻感觉好笑,整个人放松下来。

饭后两人并肩走在回去的林荫小道上.夜晚慵懒的月光透过树叶洋洋洒洒落在两人肩上.

没有人说话,沉默如同金子一般宝贵。

在回到小区门前,黎航打破沉默说道,“上次你回去的时候,我开车跟在计程车后面,抱歉,我只是怕再也找不到你,所以想知道你的住址。”

林轻轻惊讶地看向他。

黎航继续说到,“我犹豫了很久,这段时间心里一直想着你,你一共来‘听说’四次,我都在,第一次的时候我就很想上前和你说话,我忍住了,我以为自己是一时的荷尔蒙因素,可是在第一次你离开后我就后悔了,我很怕你不来了,我让酒保帮我,如果你再出现第一时间通知我。”

林轻轻默默地听着,心里不知不觉温暖起来。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一直觉得一见钟情才是爱,爱是一瞬间并发的火花,细水长流不是爱,是感情累积到一定的程度升华成了爱,有太多的成分。而我对你就是第一感觉,我不敢说我有多爱,但是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才来这里找你。”

眼眶忍不住湿润起来,林轻轻感觉自己漂泊的心终于快要抵达彼岸,思绪毫无章法,脑海一片空白。

“很久以前有个书生,在赶考的路上遇到一位小姐,两人一见倾心,最后私定终身,约好考完回来再到府上求亲,小姐答应了.等那书生中了状元回来后,小姐却嫁给了别人. 书生受此打击, 一病不起。

这时,一个僧人从他家门前经过听到此事,就从怀里摸出一面镜子让书生看.书生看到茫茫大海,一名遇害的女子一丝不挂地躺在沙滩上。这时,走过来一人, 他看了一眼,摇摇头走了。后又走过来一人, 将他的青衫脱下来给女子盖上, 也走了。书生惊奇地发现那个人就是他,僧人让他再看下去。

第三个人走过来了,他在沙滩上挖了个坑, 小心翼翼地把她掩埋了。 僧人说那个死在沙滩上的女子,就是这位小姐的前世。你是第二个路过的人,曾给过他一件衣服。她今生和你相恋,只为还你一个情。但是她最终要报答一生一世的人, 是最后那个把她掩埋的人……”

黎航牵过林轻轻的手,放入一枚戒指.“ 前世究竟是谁埋的你.我会不会只是脱下衣服盖住你的人.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每个人睡觉的样子都是最真实的,因为还没来得及戴上面具.你安详平和的睡容给到了我安定的感觉,你会是和我一样的感觉吗?”

对上黎航那深邃清澈的眼眸,所有感情在这一刹那找到缺口倾泻而出。

在拥入黎航怀抱里,林轻轻用力嗅了嗅那股熟悉的味道,顿时唤醒了所有记忆。

从来没有说过爱你,却动了情。

原来所有的感情从一开始就留下了印记,无论这个人是离开还是始终在身边,这印记也将一路追随着,丢不掉磨灭不了。

无论时隔多久,即使仅仅一晚的相识,身体也一直知道彼此是深爱的.

10年写的短文,想加长来着,鉴于本人比较懒,还是按原文贴吧。

声明: 原创文章采用 CC BY-NC-SA 2.5 协议授权分享 | 那不沉寂也不张扬的角落 转载请注明转自《印记

3条评论
  1. CHINA%BROWSER_NAME%  %OS_NAME% 杨小娴Tina 2014年09月12日 09:23 回复

    总算有了结局

  2. %BROWSER_NAME%  %OS_NAME% 1980jz 2014年09月11日 15:48 回复

    第一次来这,围观下博主文章

发表评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