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的未知世界

The Time 西元年 2011-02-25 上午 11:42:29 周五 by 黄小蚊 归属:书写痕迹, 梦幻泡影 已 598 次浮現 評論:評論關閉

谁是我生活的导演,可以操纵我的悲欢离合。谁是我命运的编剧,为我设计未来的走向。谁是深夜熟睡时为我配乐的键盘手。谁又是男二号,谁是女主角。哪里是我世界的尽头。哪扇门会写着一个属于我的exit!
—-写在《The Truman Show》前面。

昨天硬盘里为数不多的电影中选择了《楚门的世界》再看了一次,有的时候一个作品没看过几次就真的没有发言权。我一直对开头掉下来的那个东西感到很疑惑,这次终于看清楚了,那是一个剧场灯。一个界于真实和虚拟的世界里人造的光明与黑夜轮换的一个道具之一。

Good morning, and in case I don’t see you, good afternoon, good evening, and good night!
早上好,假如再也见不到你,祝你早、中、晚都安!

蛮有深意的,一开始使用用这种下意识的暗示。从电影的角度来说编剧的好坏决定电影的内涵,而导演决定如何演绎和表现这些内涵。难道中国甚少优秀的编剧?从文学素养上讲再也没有比这个国度更有深厚的累积了,可我们的编剧们为什么就搞不出一点新意。事实是我看到最多的是几十百号临时演员骑着个马冲锋个不停。冲不出个内涵来。我们少了自信与淡然,多了一些本来我们不该有的东西。

真仁看到的人们似乎每个人都十分友好,似乎每个人都脸上阴晴不定,难以捉摸。我竟不寒而粟地发现今天我们不正是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吗?

佛家的金刚经:“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所有的宗教总喜欢将错综复杂的根因用因果关系或矛盾论搞一些是是非非来让我们猜不透悟不透。
一切都迷糊迷糊的。很多人只好信了。

我不信佛怕佛,不信道怕道,更别说基督了看到教堂上的十字架我总要安慰自己才安心仰望,它们总是高高在上,以证实举头三尺有神灵?

事实上是信与不信,佛文与道德经、老子与上帝们却似乎早已悟透了我们生活的这样一个世界。

给我们留下无限遐想连绵。
2011年2月25日

The Truman Show

声明: 原创文章采用 CC BY-NC-SA 2.5 协议授权分享 | 那不沉寂也不张扬的角落 转载请注明转自《蚊子的未知世界

木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