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花儿以及那些年那些事-仰望阳光

The Time 西元年 2007-03-19 下午 18:44:00 周一 by 黄小蚊 归属:书写痕迹 已 701 次浮現 評論:2

梦被化了的时候,天空边出现了一种叫作为“霞”的云朵,人间大地被红色而渲染了一切,远远望着好象一块正在结疤的衃,而我的仰望那瞬息,感觉如同是枯死的香樟僵硬在空中,从而让忧伤肆无忌惮地漫山遍野,伴随着蹁跹的落叶,嬗变而且在唯美之中诗意尽致。偶尔有几片叶子会在嗖嗖风中叛逆。如同流淌的时光,恍然。
—————
从窗外望去,看见雨打紫薇,巨大的雨点,狠狠砸在单薄的紫薇花辨上,如同砸在我单薄的青春里,那些疼痛常常会在不经意间绽放,经久不息.看着夏天里这些来路不明的雨,有时会突然而至,一下起来有些人兴奋有的人感伤好像轻轻的一滴雨就会让这样的一个世界沦陷,而无关紧要的风总是爱把雨点吹离它们该有的轨迹,宽阔的玻璃窗上,总是会有那么多点的雨滴沿着紊乱的轨迹在重力作用下下滑,形成各自不同形状但同样孤单的脉迹分明的痕迹。如同生命空虚的轮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灭亡。
————-
小强给我的留言总是三个半字,“君安好”加上“?”。每次我看到这些的时候,越发觉得问号“?”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在拉耷着头。而每到这个时候幸福和忧伤闪闪熄熄、明明灭灭。幸福的是总会有人某时某刻不知在某地关心自己,忧伤的是这些曾经在身边陪伴自己的熟悉面孔不知道曾在什么时候音容笑貌散落了天涯。那些丢失的,真的无法拾回了。
———–
有段日子我从梦中醒来独自欣赏那些梦魇征服后的尸体半成品而就这样就这样我就会又难过起来,黑夜里的风格外冽。东奔西走。尽管我曾经我厌恶过那些呼噜,那些半夜念着某个女孩名字的梦呓儿会在我和几个死党的取笑下脸红扑扑的像猴屁股。而如今这些都不在了,庆幸的是现在身边还有一群已经取代或正在取代试图取代的朋友们在身边陪伴着我,不再空虚。但我有时又很怕听到那句有的事有的人是你永远无法遗忘的。
———
离开的也就离开了,相伴的也终究会离开。

不会彼此遗忘,只会彼此消失。

让我想起了这些话。
—————–
当初谁都没有当初的悲哀,目光呆滞,内心充满疲惫的希望,对望中,岁月也叹息。时间像黑色的潮水,吵吵闹闹涌上岸之后便发觉岸上没什么好玩就失落地朝着远方游走。这就是那时的我们,都一副很疲惫很无辜的样子伫立斜立仰立或躺在花坛边或大墙边,那些靠墙立看过道走过千万人的姿势想想都好寂寞,时光恍然,但那些幸福,那简单的友爱就真如唱出的那样,一起手牵手永远不分开。任凭这些流水的悲伤哗啦啦哗啦啦地渐渐在身后远去远去,散开铺天盖地,然后大家都踏上这条不归路,前方有梦想牵引,后背有希望,于是这样我们就有理由边哭边笑走向永远,哼着歌儿一直走向永远。
 

 

四和安妮年代的产物,许你嘲笑就是了.

声明: 原创文章采用 CC BY-NC-SA 2.5 协议授权分享 | 那不沉寂也不张扬的角落 转载请注明转自《那些花儿以及那些年那些事-仰望阳光

2条评论
  1. 萱叶--Sophia 2008年12月01日 10:59

    比较起来,看上去你高中的时候,似乎比现在许多.找不到相应的形容词.再想想,好象我高中的时候,尤其是高三的时候,生活甚是安逸.为了单纯的目标,奋斗.与寝室人嬉笑,抽出点时间对校园的某个角落发发感慨.虽然有一次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以为大家都抛弃我了,抓着应我的要求躺在我身边的小鱼的手,听着她的呼吸,一切又重新回来.总体来说,高三的日子,我没有觉得累,也不觉得压力非常大,有学长的心理辅导,有妈妈高考前从广州特意跑来每天送的汤,有朋友们的一起奋斗,坦荡地走着我们的路,伴着周遍的各色景物,牵着手,什么也不害怕.

  2. 活着便精彩 2008年11月08日 15:09

    很欣赏你的文章

木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