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标签:随笔

蚊子的未知世界

Time:2011-02-25 上午 11:42:29 周五 by 黄小蚊 归属:书写痕迹, 梦幻泡影 已 505 次浮現 評論:0

谁是我生活的导演,可以操纵我的悲欢离合。谁是我命运的编剧,为我设计未来的走向。谁是深夜熟睡时为我配乐的键盘手。谁又是男二号,谁是女主角。哪里是我世界的尽头。哪扇门会写着一个属于我的exit!
—-写在《The Truman Show》前面。

倒数日子

Time:2008-01-13 上午 00:02:00 周日 by 黄小蚊 归属:书写痕迹 已 686 次浮現 評論:2

倒数日子

纪念我身后大把大把死去的时光
写字的感觉很明朗。
羽风走的时候就跟我说,你身边的人如果不是对你很好就是对你很反感。当时我冲着这个天真的女孩舞眉挤眼吐舌头。她半怒半嗔的给了我一拳然后请我吃冰淇淋。一块一支。
羽风走的时候我就对她说……再见!当时她愣了愣然后请我吃冰淇淋。一块一以的那种。
……
时间很快,有点像日子。

打字的感觉很爽朗。

最近遇到大药是在Q里,他说他现在在深圳,祖国伟大的经济特区,支月800。而当我马思着这800够不够他花上半个月的时候他全招了。

就是支月还得向我姐要几百。学得有点对不起她。
你这畜生,就不能像革命根据地那样自给自足,你姐也不容易……我还想说点这年头女孩子爱打扮打扮什么的但想到是他姐我也就不说了。

他说这年头这穷苦老百姓的确谁都不容易。嘿还不容易呢。本想伤伤他的自尊他又想了一句:真想生在革命年代啊,可以大干一场,要是不小心混了个官儿当当那也挺不错。

靠,还革命,我就冲他以前说江青是毛主席女生的时候还理直气壮地说十年也是她唱的我就奉承了他一句:
是 啊是啊,要是你战绩显著功德无量中央给你封个烈士的话那也就不错了,全家衣食就有着落,抚懦金跟工资似的,还可以流芳百世。发过去还没开始得意谁知道那嘶 在图像是选了个忍心死的飞吻给我个866。看着头像发黑发黑的,想当年,金戈铁马,兵荒马乱,他不辞劳苦的请我吃冰淇淋的那段Golden Days。嚷着绝望绝望地唱着<冲动的惩罚>边哼着童话的日子已是昨天。如今特别的想念以前一起谈笑谈天一起打饭打球不打架天一冷就可以一个 星期只换衣服而不洗澡的朋友们。大家都走了,像星星。偶尔在天不荒地未老的时候同时出现在一条彼此相接相连的线上形成条朋友。弹指一挥然后就散开了,在各 自的轨迹上奔波流浪。在如同不在。金木水火土。
我在校园漫无目的地走。天黑,寒风凛冽。

洞 黑的宿舍楼里有笛声飘出,忧忧郁郁,微微的沙哑声里忧伤含蓄而很耐听,这是夜色中华英的一支骊歌。无边无际。誓誓旦旦地告诉过自己不要轻易伤心。而当伤心 袭来往往让人措手不及。临江曾告诉我,当一个人很平静很淡地对你说话时候他往往让你的安慰束手无策。他的骨髓里掺有孤独的成分,除非孤独人,无人能读。谁 是吹笛人?你!你!

穿梭在凌乱里,像枝安静的木棉无声地在生涯里盲目过路。我跟身边的人说我十七八岁的时候只有我妈不信。而我跟身边的人说我属马的时候也只有我妈信。而如今我在读高中,确确实实。
混 混沌沌的高一里时而乖戾时而乖的样子就连我有时都很不了解。有时大脑一片片的灰白,望着阴霾的天空有点让人心底发毛又显得挺恬静安祥的样子的天空。望着飞 机以绝对轰鸣在里头拉过很直很直的白线,望着从脖子流出的僵痛与忧伤和身旁美眉的死金鱼白眼我真的很怕。这些反差里隐含着某些刻意。有时我很想说句为什 么?哪怕这个问题要我回答。为什么?

我不是五婆,没有筐和锣。也不是后羿,没有弓和箭。有点滋味

天 睛阳露,我如今满脸阳光满脸灿烂望向窗外。以飘渺的目光在等待来年紫薇的盛开。生活着。虽然多少有点无奈甚至辛酸。但只能这样了。与其对话征收独自纠缠不 清,不如三言两语的呼唤来的悲壮。都很幼稚地站在路边看着路砖,风景流动更迭着,去忘了自己根本就没有动。面对阳光一片灿烂;背着阳光只能看到自己的阴 影。这叫日子。321……

后记:高一写的,一直放在E-MAIL里,今天有空拿出来放在阳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