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夏花·死如秋叶

Time:2008-01-05 下午 18:41:00 周六 by 黄小蚊 归属:梦幻泡影 已 833 次浮現 評論:2

我的昼间之花,落下它那被遗忘的花瓣。

­

 

 

心事

Time:2008-01-03 下午 22:06:00 周四 by 黄小蚊 归属:书写痕迹 已 650 次浮現 評論:2

­一些年少时的心事

­是否只能在伤口上

­小心翼翼

­地撒点盐

­腌上

­吊在对风的堂屋边

­风干

­等待来年或许可以

­点上

­一盏煤油灯

­下下酒

2007末一分钟

Time:2007-12-31 下午 23:58:00 周一 by 黄小蚊 归属:书写痕迹 已 665 次浮現 評論:2

站在时间的尾巴上
回首凝望我们这一个漫长的年月
有过欣喜
也有过伤痛
如何忘却已经不再重要
路口边的灯火通明
温暖如春的叹息
我都不能自已
祝所有的人下一年快乐

关于一个孩子的一家和一头牛

Time:2007-03-30 下午 18:14:00 周五 by 黄小蚊 归属:书写痕迹 已 576 次浮現 評論:2

 夜里的树寂静而漠然,风呼得嗖嗖锐得人寒而粟,严冬里雪地上的松黑森森伫立人间。以极其认真的姿势拔地而起。不分日昼星辰
(一)
叫夜树。对,叫夜树。喜欢在生活中持久地沉默。我记不起曾经是否有人记住过我,但我决定我记下我自己。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我就一直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生活着,一直不声不响。比如说,我心中还有我的前世。
当我以婴儿最真实的声音宣告我已降临于这世界时。爷爷很安祥,死的时候也很宁静。夜风一样无际,近乎苍凉。
(二)
我唤来儿子,伸出还带着微弱地呼吸着的手去轻抚他的脸庞。他有明朗的轮廓和刚毅,他平静而从容自然,没有我面对死亡的恐惧,只上坚忍的额头上有深刻的悲伤。我是他父亲,血浓于水,若能走晚点,或许能看到孙儿的脸。
一 天又一天,一年复一年。日落月升,光阴像田野里的麦,要么大把地成熟,要么就大把地死去。我的一生在土地上走过,深爱着脚下的这方泥土。陪我良久的大耿前 不久老死去了,我无法忘记那幕。含着泪轻轻地合上眼,这就是死亡,没有轰轰烈烈,简单死了。我平时有跟它说话的嗜好。它是牛,有自己的使命。我不想让它过 于劳累。它曾以人意想不到的方式救过我的命。而如今它很安祥地躺在它犁了一生的大地里慢慢腐烂。就像闭上眼后的我。
(三)
我夹在两代 人的更迭中间,父亲死去儿子出生。近乎荒谬。现实给我开了一个巨大而残酷的玩笑,我无法强调命运会于千百万人之中额外地恩赐我什么,我拥有一个人生,见证 了关于生与死,我想我应该学会明白,生命与生命里的痛如树缠藤,了解不了是树倔还是藤韧。一起走过生死的轮回。父亲一生与土地相拥,他是站在泥土里长根的 人,陪他的是耿。一头牛。
之前。母亲很早就走了,留下他。
而他,在一生坚守一个人的岁月里等待苍老渐渐苍老。在与一头牛撕磨中慢慢地让沧桑在他的脸上写下沧桑,他一直老去。走到生命的彼岸再回首回忆,然后永远安祥于大地。
生命里多少总该有些阴影。
应该是这样。
父亲的一生异常淡泊。生活的年代直接影响着人,那样的生命里容不下丝作祟。只有透明。有如没有。单纯与世无争。
关于儿子,他的生命以幼小的形态诞生在父亲的死中,夜里的风格外洌。树摇摇。就给侬叫夜树吧,父亲说了最后一句话就合上了眼。
(四)
很多年前我的生命不经意的态度邂逅了一个孤独的男人。他对我很好。他对牛很好。
我是牛。所有人叫我大耿。
我能读出他凝聚着沧桑的眼光里的坚定,很淡。
他终年地在泥土里以身体劳作,像我。有时擎着烟筒用另一只手在我身体皮肤上滑动。还有我的眼睛布满了同情。他没有琴弹,只是爱跟牛说话。
岁 月催牛老,我看着脚下的泥土,想到有一天如何死去。我曾听同类说过这样的一个故事:一个孤独的老人半生与一头牛为伴,直到他死的那天他的那头牛也死了。结 果老人的儿子们把死牛宰了分给客人吃。给那些前来为老人办丧事的人们。吃!从此我对死深深恐惧,但我死的那天主人亲手把我深埋于土地上,深埋。
(五)
夜树,关于我的故事不多,而且很淡。我在人间一直以不经意的方式生活着,日子充满难过却很踏实,我有个未曾谋面的爷爷,如果我的降临早点也许还能看到他老人家一面。而不是尸体。
梦里我总觉得我是头牛,至少前世是。一个孤独的老人坐在我面前泪流满面。坐在还是头牛的时候的我面前泪流满面。拍着我的眼睛和我说话一直到老。

那些花儿以及那些年那些事-仰望阳光

Time:2007-03-19 下午 18:44:00 周一 by 黄小蚊 归属:书写痕迹 已 556 次浮現 評論:2

梦被化了的时候,天空边出现了一种叫作为“霞”的云朵,人间大地被红色而渲染了一切,远远望着好象一块正在结疤的衃,而我的仰望那瞬息,感觉如同是枯死的香樟僵硬在空中,从而让忧伤肆无忌惮地漫山遍野,伴随着蹁跹的落叶,嬗变而且在唯美之中诗意尽致。偶尔有几片叶子会在嗖嗖风中叛逆。如同流淌的时光,恍然。
—————
从窗外望去,看见雨打紫薇,巨大的雨点,狠狠砸在单薄的紫薇花辨上,如同砸在我单薄的青春里,那些疼痛常常会在不经意间绽放,经久不息.看着夏天里这些来路不明的雨,有时会突然而至,一下起来有些人兴奋有的人感伤好像轻轻的一滴雨就会让这样的一个世界沦陷,而无关紧要的风总是爱把雨点吹离它们该有的轨迹,宽阔的玻璃窗上,总是会有那么多点的雨滴沿着紊乱的轨迹在重力作用下下滑,形成各自不同形状但同样孤单的脉迹分明的痕迹。如同生命空虚的轮回,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灭亡。
————-
小强给我的留言总是三个半字,“君安好”加上“?”。每次我看到这些的时候,越发觉得问号“?”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在拉耷着头。而每到这个时候幸福和忧伤闪闪熄熄、明明灭灭。幸福的是总会有人某时某刻不知在某地关心自己,忧伤的是这些曾经在身边陪伴自己的熟悉面孔不知道曾在什么时候音容笑貌散落了天涯。那些丢失的,真的无法拾回了。
———–
有段日子我从梦中醒来独自欣赏那些梦魇征服后的尸体半成品而就这样就这样我就会又难过起来,黑夜里的风格外冽。东奔西走。尽管我曾经我厌恶过那些呼噜,那些半夜念着某个女孩名字的梦呓儿会在我和几个死党的取笑下脸红扑扑的像猴屁股。而如今这些都不在了,庆幸的是现在身边还有一群已经取代或正在取代试图取代的朋友们在身边陪伴着我,不再空虚。但我有时又很怕听到那句有的事有的人是你永远无法遗忘的。
———
离开的也就离开了,相伴的也终究会离开。

不会彼此遗忘,只会彼此消失。

让我想起了这些话。
—————–
当初谁都没有当初的悲哀,目光呆滞,内心充满疲惫的希望,对望中,岁月也叹息。时间像黑色的潮水,吵吵闹闹涌上岸之后便发觉岸上没什么好玩就失落地朝着远方游走。这就是那时的我们,都一副很疲惫很无辜的样子伫立斜立仰立或躺在花坛边或大墙边,那些靠墙立看过道走过千万人的姿势想想都好寂寞,时光恍然,但那些幸福,那简单的友爱就真如唱出的那样,一起手牵手永远不分开。任凭这些流水的悲伤哗啦啦哗啦啦地渐渐在身后远去远去,散开铺天盖地,然后大家都踏上这条不归路,前方有梦想牵引,后背有希望,于是这样我们就有理由边哭边笑走向永远,哼着歌儿一直走向永远。
 

 

四和安妮年代的产物,许你嘲笑就是了.

从未梦想成真

Time:2007-03-15 下午 13:00:00 周四 by 黄小蚊 归属:书写痕迹 已 650 次浮現 評論:5

一、盛夏在逃走

夏天的燥热非但不随着夏天之去而消退。

似乎一直谣言里的高二却如秋天的毫无前提的驾临。一然地高二的来临便如明了的季节从来让人失望,而我也从未梦想成直。

郁绿的叶子如同韶华已逝的妇人,在空中展着春风渐渐走高枯萎,可怕地伴随着——毫无声息。

在某一夜不知名的一场大雨中,在空中展着如蝶翼般花辨在紫薇被雨点不留情地击中落地的过程中,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凄美华丽的纷扬。

一切与绿有关的东西似乎都在说:盛夏在逃走。

二、去了又来。

忧伤如四季,去了又来,更迭又更迭。可不可以不死心塌地?可不可以不要忧伤。

三、那些云朵怎么啦

云 朵一向被我赋予了桀骜不驯,意想它像一匹永不知倦的马驹,学会了背起整个蓝天去哭泣。哭下的是滴着血的忧伤。呵!这天里,总有许多精灵般可爱的阳光,清晰 单纯。曾经的自以为是的孤独只是因为年轻的浮燥没有了安慰,那些曾经自以为是永远忘不了的记忆我们已记不清它是曾几何时渐渐淡忘了的,像刚浸入水中的醮满 颜料的画笔那样,中间的浓烈,便如盛开的莲花绽开来。或许某个独处的瞬间渐浓的记忆时而会飘出温暖的歌声,萦绕在我们曾经的天堂之畔。

四、一下子想说的话

人不能老是觉得自己的歌声不婉耳,也不能者觉得自己的容颜不亮的。能唱出心中的喜悦的歌声最婉耳,能给别人以欢乐感染的脸庞最清秀。

五、你爱我也爱的吊兰及贝壳。

我只是没有勇气做陌生的飞翔。或许哪天我真的不再孤单,心孤单?不会。

越过雾笼的海滩。抚散海滨虚无的荒凉。望穿伫立沙滩千年的沉礁。鸥飞鸥落,浪尖惘怅了天际。

我捡起沉重的海螺壳,甩出珠子般晶莹的沙粒。用心聆听落的声音,没有你的回声,空荡。

又一夏了,不是吗?

吊兰终于肯开了花。花朵是单纯如你点点滴滴的纯粹白。

六、微笑灼伤笑脸

记忆似云朵,云朵是孤寂的化身。

那就很简单,记忆似孤寂的化身。

远远的凤凰树下,你站成一个前所未有的姿势,脸上有一朵火焰般的微笑,微笑里有凤凰涅槃般的壮烈,在身后的火下,你的脸庞,慢慢地糜烂,骷髅般美丽。

七、从未梦想成真

年年岁岁我们像河流一样在汹涌中长大。这些串起的季节,异常绚丽斑斓。

悟不出达摩的禅以及渗不透佛祖的经文。心中的彼岸石,难道这坚强的沉默也蕴含了隐忍的感伤,信仰的人总有图腾。

我路过的殿堂,与梦想无关。而我也从未梦想成真。

哦,忘记了告诉你,是否所有的梦想都会成真。

&

PS:写在高二的开始,写给已开始了的高二。写我想的我做的。写不出的世态炎凉,写不下的梦想成真。之前的我们或许是过于年轻了吧!年轻的心是装不下太多的东西的。关于回忆,我想,也应有个头了吧。以“季”为名,记下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