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档: 2008-04

编辑部落·右手记

Time:2008-04-30 上午 00:28:00 周三 by 黄小蚊 归属:书写痕迹 已 607 次浮現 評論:2

栏目:编辑部落·右手记

一侃三千年

〥 传说中滴折翼的蚊子

无数次一个人站在稿箱前为稿箱默哀。

每学期的第一次社刊的筹备都可以说是困难重重,一来收不到稿件、二来就算是有那也要看看保质期。只好通过偶的三寸马上烂之舌找写手们叫他们多写快写,把那几个家伙弄得精神恍惚了起来了,于是我也跟着精神恍惚起来了。

但是!还是得以大局为重,随后便“命”他们写下“军令状”,撂下一句话,完成不了任务提头来见! ^_^

这招好用,这不,稿子有了……特别是叫小奴搞定了她的《宿命》,看来有些人呀,嘻嘻,狠抓猛攻才行。

总之,文学社每一年里都有了不断的挑战(这话如假包换,堪称经典),就和我们的新中国一样,挑战与机遇并存(郁闷)。说到底,就是希望同学们多多写稿投稿,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何乐而不为呀是不是。

不 管怎么说,风雨飘摇地混到了现在,一下子过了两年了。说实话,雪莱大哥的“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人家写的的确是好(不好怎么出名不出名我们怎么知道 呢!)高二喽,用风花树(偶一 NB 朋友)的话来说就是“秋后的蚂蚱,没得几天折腾了”。是呀,现在突然觉得那人人谓之的高三还 TM 不远了。

不 打无准备之战。林彪同志晚年不堪寂寞思想出生错误这没错,但老师说人家是“战神”这也决没错。一生没打过败战呀这是什么样的人。民间有个说法是:“打!打 不过还跑不过吗!”可是,亲爱的你告诉我……(恶心吧你先吐完再接着看下去),要是高三的机关枪指着你的脑门说俺来了,你能跑吗,我脚软跑不了的铁定给当 了俘虏。还别不服气,你跑得了尼姑你跑得了庵!

我想总有一天我会握着高三的手说:“高三同志,欢迎光临”。嬉皮笑脸有心也有肺就是不得好死而已……

有 时候我就想,要是读完高中后再回去和小朋友们一起读一年级,在保留你已经成为过一名高三学生后的心理,但你的躯体却变回去和小朋友们一起读一年级的时候, 日子怎么过?老师说的 1+1=2 、 2+2=4 你都懂,天天是个好孩子次次都能拿个满分。你还会说“我想回到过去吗?”我想了 N 2 次后就再也不敢想了(要是你想变回去找我我有办法 ^_@_^ )。

父母的嘘寒问暖、同学的纯真友谊、朋友的肝胆相照、老师的关心,生活中的许许多多事都深值我们去学会感动。

我想我在面对初中三年母校的转身而走的时候我无所谓泪流满面。一个坚强而又倔强的混蛋!我确实钟于这样定义自己,坚强就不能有太多关于散场的痛。在面对不得不离去的现实中,尽管心里有太多的不舍,但我还是得挥挥手,划下一个完美的告别。虽然眼角还是会渗出点儿泪水。

多少欢笑多少疼痛,曾经的风起云涌曾经的风轻云淡,这始终是一份隐忍而残酷的伤。抑或是说这是一场繁华的爱恋,而我们在迟暮中向我们的仰望的恋人是那段微泛骊色的青春,是那乖张歹毒可恶至极却让我用尽全部的爱去爱得死去活来的似水年华。

蒙 着被子听朴树或水木年华,略带忧伤的清澈音线和激情飞扬的呐喊无数个夜晚陪我入眠。我在梦乡里似乎可以看到朴树抱着吉他在漫天飞雪的白桦林里轻吟,看到水 木年华在一个有流水与落花的世界里用手指轻轻地扫着,激情回落的声音告诉所有的人:今天我们要走了,走向不同的地方……是的,要走了,梦里不知道身是客, 我们真的要走了。我也想告诉你,我换好了姿势以便起飞。也不会再挥挥手,不会再有告别。

这些字本来好长的。但我想,再长也没有未来长,那就这样算了吧。

这个夏天,让我想起那个夏天。今天的走,让我想起之前的到来。

关于那些开儿以及那些年那些事,关于倒数日子,关于花开不落以及那些年那些事,关于生活着,关于从未梦想成真,关于一侃三千年。关于蚊子,再关于告别,关于曾经,关于现在,关于未来,关于再见。 关于我热爱的《滂沱岭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