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得到

The Time 西元年 2014-10-06 下午 15:28:14 周一 by 芒果叮叮 归属:书写痕迹 已 2,325 次浮現 評論:8

如果我们有约,就会遇见。任何美好都是一种命定。

2003年,全世界华人都在听《叶惠美》,模仿着周杰伦MV里泡妞的手段,连我的同桌阿呆也买了一副双截棍扬言强身健体保护妹纸,我也把磁带换成了印有周杰伦那张酷脸的CD唱片。
这年,我初二,喜欢上隔壁的隔壁班的姑娘。
姑娘一头齐刘海披肩短发,很像SHE组合里的HEBE,不过我觉得她比HEBE还好看,她的眼睛比较大,皮肤也很白,好像小白菜。
第一次看到她是在体育课上,我班和她班的女生给体育老师整一块打篮球友谊赛,我站在球场边观战,眼睁睁看着她把球投到我们班的篮框里,差点笑岔气。看到她被队友训斥的面红耳赤低着头一声不吭,真是可爱极了。
也许是我的目光太过赤裸裸,她突然看向我这边,对上她清澈的大眼睛我如同被瞬间点穴一般,整个人软的像个泄气的皮球,慌忙收回目光。
这是一个眼神成就一场爱恋的感觉。
在我辗转反侧几个晚上,确定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后,我开始不动声色地留意起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虽然我的行为有点猥琐,但是我的内心还是很纯净的。
她的教室在三楼的最右边,靠近楼梯间。我的教室在三楼的最左边,靠近洗手间。我每次去教室总要经过她的教室。她每次去洗手间总要经过我的教室。
虽然我经过她教室的时候没有勇气朝教室里看她,但是她经过我的教室时候我可以坐在座位上明目张胆地看她。只是她上洗手间的次数比较少。
我们都坐45路公车回家,她总喜欢坐在后车门那一排,我总喜欢站在爱心座位那一排。这样可以在每次停车间隙看下车门再装作不经意间看她一两眼。她在梅林一村下车,我家在梅林三村。在梅林一村下车后往回走,需要21分钟回到家。
逢周三下午下课后她都会去少年宫画画,画室不对外开放,我进不去,只好在外面看一群学大提琴的傻叉拉一些难听的曲子。她通常画上一两个小时,天黑了才出来,经常有个讨厌鬼跟在她身边一起走向公车站再分道扬镳。
逢周日她都会去图书馆,位置一定会选二楼靠窗边的单独座位。一呆就是一整天。中午饭会去7-11解决。每次都会买肉酱面和玻璃瓶装的维他奶。偶尔会换成车仔面。回家的时候都会借上一本课外书。最近她在看安妮宝贝的书。
安妮的书太暗黑系了,表示看不懂。我还是看痞子蔡的吧。
她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坐公交车,走路,做题目,都是戴着耳机。
我很好奇她会听一些什么歌曲。会不会跟我一样也喜欢周杰伦,还是喜欢SHE,还是王菲。
嗯,这俩歌手也是我喜欢的。
渐渐地,我开始不自觉地站着镜子前面的时间越来越长。
终于发现了上学的意义。
总想把全校统一款式的校服穿出不同风格来。
开始期盼我们同一节课上的体育课。期盼每次放学坐的45路公车。期盼每个周日可以躲在图书馆某个角落肆无忌惮地打量她。
不过她的警惕心有点低,我都跟了一个多月,她居然一次都没有发现。
一次都没有回过头发现我。想想有点小沮丧。
快要放暑假了,她会怎么打发时间呢,她都会做些什么呢。她还会不会来图书馆呢。
下个学期上初三了。要分班了。我们会不会在同一个班呢。
怎么办?!为什么我心里来来去去都是她?
我平静了15年的心终于为了某个姑娘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终于有个可以牵挂的人了,想想就好激动。
也终于明白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了。
只是为什么感觉有点心酸。

“我想我是太过依赖 在挂电话的刚才 坚持学单纯的小孩 静静看守这份爱 知道不能太依赖 怕你会把我宠坏 你的香味一直徘徊 我舍不得离开”——《你听得到》

2004年,因为《七里香》我第一次知道秋刀鱼是什么鱼。也因为MV里周杰伦拿把破吉他旁边站着个美女那感觉太过美好,于是我也去买了一把吉他,上网找了《七里香》的吉他谱来练。幻想着有一天当我抱着吉他耍酷的时候身边站着一脸陶醉的她。
这年,我初三,我们终于在一个班级了。
当我在学校公告栏看到那张贴着我们名字的名册时,高兴的都要跳起来,前前后后看了四五遍,恨不得拿个毛笔把我俩的名字圈起来。
我们之间的距离隔着两个组,四张课桌。她在第一组靠近窗边,我在第四组靠近角落。
她是英语课代表。她在黑板上写的单词真好看。她念英语课文的时候发音真好听。
她的头发留长了。喜欢用发夹别住左耳的头发。遇到难题的时候喜欢咬笔头。
她的侧脸真好看。她居然有虎牙。
喜欢她的男生真多。老是有一些不知死活的小子往她抽屉塞情书塞零食,一下课就跑来和她说话。
她把收到的情书全部贡献给了垃圾桶,零食贡献给她的同桌。
我在心底偷偷窃喜。哼,写情书这么俗一点都不酷,那些傻冒。
可是我也好想给她塞零食塞情书怎么办?
我们不在一个组,从来没有在一起做过值日,就连作业本也是各组长代劳发放。我连表现的机会都没有。
除了我们在同一个班级,我们之间没有丝毫交集。
我无数次幻想着黄昏的教室,只有我和她,我在摆课桌,她在擦黑板,我们再一起去倒垃圾,然后一起回家。这一切该多么美好。
无数次的幻想,无数次的假设,到头来,才发现傻傻的自己原来不知不觉中已深陷其中。
临近中考,她不再去画室了,更加勤奋地去图书馆。多亏了她,我的成绩也直线上涨中。
毕业晚会就要来了。我还没学会弹《七里香》。
不过已经不用我操心了。班上另外一个男生已经自告奋勇上台。而且居然也是弹吉他,也是弹《七里香》。
我看到她专注倾听的神情,听见捏在手里的吉他谱心碎的声音。
中考后第二天最后一次班会。大家互相交换同学录忙碌地写着祝福语,互赠礼物。
我摸着课桌上刻着她名字的拼音缩写,突然很舍不得,只有它才知道我满腹的心事。
我没有准备同学录,没有准备礼物。心里乱糟糟的。
从班主任那拿到毕业照,看到我们终于有交集在一起的凭证,心里难过了起来。
我们同班一年,还没有说过话就要结束了。
我看着她的侧影,期待她能够回头看到我,这样我就有勇气走上前,跟她打声招呼,道个别。
但是很遗憾,她一直没有回头。
我看着她收拾课桌,看着她和同学道别,看着她离开学校,看着她坐上公交。
看的眼睛都渗出水来,顾不上擦,内心复杂,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
我像个不知所措的小孩迷路在公车站。呆呆望着45路公车远去。
想起昨天考完试,去东门逛了一晚上,都没有找到能送给她的礼物。感觉任何东西都配不上她。
她太过美好。我太过平凡。
心中的难过,像仓皇划破天空的雁群。

“风筝在阴天搁浅 想念还在等待救援 我拉着线复习你给的温柔 暴晒在一旁的寂寞 笑我给不起承诺”——《搁浅》

2005年,我把旧唱机换成了MP3,只要一根数据线就能把上百首歌曲存入到那个小小的玩意里,这感觉太爽了。在把周杰伦出道以来全部歌曲导入MP3后,我把那些陪我度过整个年少有着斑驳痕迹的磁带,唱片全部装在收纳盒里保存起来。正式跟少年时代告别。
这年,我高一,我们同一个学校,但是不在一个班级。
学校规定高中部必须住校,我在A座男生宿舍,她在C座女生宿舍。
为什么我们之间总有阻隔,即使是宿舍的顺序都要隔着个B座。虽然女生宿舍在另外一侧。
也许是上帝怜悯我,把我们体育课安排在同一节,这真是个意外的惊喜。
做完热身运动后,老师让我们沿着足球场跑道跑一圈就让我们自由活动。
一解散后我的目光自动搜索她的踪影。看到她朝教学区走去。心里暗想她的胆子也真大。体育老师有规定不可以离开运动区。不过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尾随过去。管他呢。
她步入音美教学楼后,我也赶紧抓紧步子,在我刚转弯拐上二楼楼梯口,突然看到她在前面打电话,我的步子惊动她,转过头看我。淬不及防我来不及躲开,只得尴尬地笑笑,解释道,“我去音乐教室。”
说完才发现人家根本没问我,没准她都不知道我是谁。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又傻又天真。
她收起手机,朝我走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我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不由地后退两步。
“我知道你。”她说。
这是她和我说的第一句话,还是她主动说的。真是又激动又开心。只是气氛好像不太对。
“我们初三同一个班的,对吗?”她问。
“是的。”我故作镇定。
“那你能帮我一个忙吗,老同学。”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我算是明白了。一向光明磊落自由来去的我,此时此刻正趴在学校侧门墙壁上,伸着手臂协助她翻墙逃课。
学校有规定,周一到周五期间都不允许出校,除非有班主任的批条。
幸好她要求的是晚自习的时候行动,没什么人,天黑也不易被发现。
等到我们都安全站在校门外后,她好像十分开心,对我说了“谢谢”转身就要走。
“你去哪里?”我不知死活地关心她。
“我有一些小事需要处理。”
“你一个人不害怕吗?”
“怕什么。”她笑,“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到时候还要回学校吧,你一个人也进不来,如果你不介意,我陪你一块去吧,你也好有个伴。”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鼓作气全说出来,虽然很担心她会反感会拒绝,但是我就是不放心她。
她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我,点点头。
谢天谢地!
我们坐上公交车去到一个陌生的小区。门卫看到我们穿着校服以为是小区里的孩子并没有拦住我们。
她走到其中一栋大楼前抬头观望了一阵,喃喃自语,“没人在家。”
然后拉着我到大楼后面,指了指有我大腿粗的自来水管道问我,“你能爬上去吗?”
“啊?”我还没反应过来。
她指着二楼其中一个窗户,说,“你爬上去看看那个房间的窗户有没有开,如果有开,你帮我进去找找一个红色的盒子,然后拿出来给我。”
这,这是私闯民宅,犯法的吧。我心想着犹豫着,但看到她笃定的眼神,我只好拿出董存瑞般视死如归的精神爬上二楼。
这个应该是男生的房间,一股强烈的汉子气息扑鼻而来。我一眼就看到那个醒目的红色盒子呆在角落里。拿起盒子转身就要走的时候,发现书桌上放着她和一个男生的合照,是那个在画室和她一起走向公车站的讨厌鬼!只是照片里的她笑靥如花,一下子就刺痛了我的眼睛。
我把盒子递给她,她一语不发地接过去转身就走。我只好继续跟在后面。
我们一直走到了小河边,在我以为她要把盒子扔河里的时候,她回过头问我有没有打火机。
虽然我百分百没有,但还是下意识摸了一遍口袋说,“没有。”
“你去买一个,我在这里等你。”
“好。”我得令般撒腿就跑。
我们一起在河边的垃圾桶,把那个红色盒子烧了个底朝天。那里满满都是书信。
火苗照亮了我们,我才发现她的脸有些消瘦。她的头发原来已经这么长了,都要及腰了。
河边开始起风,渐渐的有细微的雨飘起。而她一直蹲着,眺望远方,一动不动。
她心里肯定很难受,这些书信肯定都是他们的回忆。看着她想要哭泣却又极力隐忍着,我忽然心疼起来。在心里不停地诅咒那个让她伤心难过的臭小子。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站起来,说,“我们回去吧。”
在回去的公车上,她一直闭着眼睛靠在玻璃窗上,这一次没有戴着耳机。
我坐在她后面的座位,一直想伸手垫在她脑袋下想减轻她撞上玻璃窗的疼痛。但是又怕惊扰到她而不敢轻举妄动。
天空在车厢上碎成凌乱的几何,细雨过后,空气清的犹如蓝色,到处充斥着泥土的味道。
幸好赶在宿舍楼门禁前回到。
站在女生宿舍楼下,暖黄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轮廓分明,清澈的眼眸在黑夜中分外明亮。
第一次面对面,我才发现她的个子真小,一米七五的我站在她面前,像个巨人。
她将左手的食指竖起来,放到唇边,轻声警告我:“今天的事,不许说出去。”
“遵命。”我答。
她看了看我,很认真地说:“谢谢你,苏默阳同学。”
她不仅记得我,连我的名字也知道。我的内心立刻充盈着满满的幸福感。多希望这一刻时间能永远停住。只有我和她,静止在这一刻。不管悲伤不管明天。
回到宿舍,已经熄灯了。我摸黑上了床,掏出手机,想给她发短信,才发现根本没有她的号码。翻了翻仅存的几个电话号码,沮丧地合上手机。
她现在在做什么呢?睡觉了吗?她和那个男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那么多书信他们应该认识很久了吧?合照上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的亲密……
我不敢再继续猜测下去,因为每一种猜测都注定了和我无关,也就注定了会把我的心牵扯得生疼。所以我只能闭上眼睛,尽力去回想她的样子,直到我累得再也想不动了,终于控制不住地沉沉睡去。
是谁说美丽的爱情总是略带忧伤,是谁说云彩底下的风筝是为我在彷徨,是谁在窗台把日记本翻开又合上,让心事静静地流淌。

“你站的方位 跟我中间隔着泪 街景一直在后退 你的崩溃在窗外零碎 我一路向北 离开有你的季节 你说你好累 已无法再爱上谁”——《一路向北》

2006年,周杰伦再一次把大伙震撼住,也只有他能想到请男高音来搭档唱歌,而且竟然毫无违和感。当身边的同学都把MP3换成MP4看视频看MV时,我的口袋里还是那个黑白屏幕,连歌词都不能看的小MP3。为这样念旧的自己夸奖一下。
这年,我高二,我们正迈向朋友的阶段。
班上越来越多的同学申请了退学出国去。原本60多人的大教室,现在只有40来人,感觉有点空旷的寂寥。还来不及伤感,回忆已经跟我们正式告别,各自离去。
庆幸她没有离开。
晚自习开始前十分钟,我收到她的短信。“出来。”言简意赅的两个字。
“哪里?”我问。
“天台。音美楼。”
我对同桌留下“我拉肚子去了”几个字就急忙冲出教室。虽然我对她为什么总能在上课时间轻易地瞒天过海溜出来表示强烈的疑问和佩服。
天台,看到她正拿着一个望远镜不知道在看什么。
“你在看什么?”我好奇地问道。
“飞机。”
“……有飞机经过不是会先听到声音吗?再说机场离这边这么远,会是飞向这个轨道吗?”
“是啊,我真蠢。”她放下望远镜,望向远方若有所思。
气氛瞬间变得低潮起来,我不知道哪里说错了,踌躇着再次开口问道,“……我们在这里做什么?”
“他要走了,今晚七点半的航班。上次溜到他家拿盒子的那个男生。”
原来他给她发信息,告知自己今晚的飞机出发去新西兰,他希望能见她一面。

后来我终于知道,他们是在初二学画画的时候认识,彼此不同学校,因为她喜欢纸质信件的感觉,觉得写在信纸上的每一个字都以艺术化的形式直通心灵,所以拒绝交换QQ,一直书信来往。彼此热爱美术,并约好要努力学习以后一起去法国读大学,她学插画他学设计,关于两人的未来,充满向往。在她一直努力学法语学画画的时候,这个男的违约了,听从父母的安排去了新西兰念书。上个学期去他家拿的那些信件就是在他打电话告诉她下个学期出国的消息后她感觉被背叛了,当机立断就要去拿回那些书信。既然不能再相爱,那就连念想也不要有。过往越美好只会提醒自己在这段感情里有多么悲哀。她用一整个暑假来忘记,以为自己无所谓,可是真正分别的时候,心却是那么的痛。

“我以为,只是他开的玩笑,以为只是他不想联系而找的借口,天各一方,原来是,这种滋味。”
“怎么办,苏默阳,我该怎么办。”

我看着她拼命克制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悄然滑下时,心疼不已。我除了轻轻拍她的背,我还能做些什么。她没有去机场送他一定有她的理由。我又不能把那架飞机打下来质问他为什么要离开。
此时此刻我多么希望她能得到幸福,只要她开心,怎么样都行。

那晚之后,她再也没有去过画室。除了图书馆还是图书馆。唯一不同的是,我终于可以陪在她身边。只是看到她做题做着做着出神望向窗外的时候,心里还是很难过。难过自己的无助,给不了她任何帮助。
我真恨自己一点幽默感都没有,不会哄她开心,只会在她身边看着她悲伤陪她难过。
我在脑海里拼命搜索着搞笑的段子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她突然打破沉默问道,“你在听什么?”立即把我从漫无边际的幻想中拉回现实。
我愣了一下,晃了下手中的MP3,说,“周杰伦。你呢?”
“陈奕迅。”
好吧,原来我一直都猜错了。
在回去的路上,我忍不住问了困扰许久的问题,虽然关于她我有太多的问题想知道。
“你以前为什么老喜欢一个人来图书馆?”
“你怎么知道我以前一个人来?”
完蛋,说漏嘴了。如果她知道我跟踪她会不会觉得我很变态?不行!不能让她知道!
“呃,我有几次看到过你都是一个人来啊。”好勉强的说辞。
“因为都没有人喜欢我啊。”
“怎么会。”我就很喜欢你啊。真想把这句话脱口而出啊。
“骗你的啦,我比较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学习啦!”
“可是如果遇到不会做的题目怎么办,都没人可以问。”我继续嘴笨。
“那就先不做呗。”
我的智商一定是给狗吃了,才会连续问这么脑抽的问题。
完蛋了,和她在一块,我的逻辑已经因为爱情而变成一根短路的电线,瞬间就烧黑了我的整个大脑。

“其实那些不快乐很快就会忘掉的,所以,有些事不要太放在心上,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躺在寝室床上编辑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才把这条短信发送出去。
我想只有我自己知道,这每一个看似平凡普通的字中所饱含的深情厚意。
她没有回我。
没关系。现在的她最需要的是时间这颗万能的药,它能治愈世上所有的悲伤,化解所有的恩怨,抚平一切的伤口。
我很庆幸,能陪在她身边,感受她所有的快乐与忧伤。
那些五彩缤纷的回忆指引着倒流回原点的路,那些曾经在记忆里没有办法改变的存在,用它不可被消除的固执,凝结成再也抹不掉的悲伤。时间在胸口用眼泪的形式缓慢地流过我们单薄的青春,捕捉脆弱的内心。

“我送你离开 千里之外 你无声黑白 沉默年代 或许不该 太遥远的相爱”——《千里之外》

2007年,心事长,衣裳薄的年纪。窗外漂着细雨,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氤氲的水汽中。教室里很安静,大家都安静地自习着,课桌上的书被堆得比个头还高,桌子也被挤得只剩豆腐块大小的空间写字。
这年,我高三,我们总算是朋友了。
周杰伦的新电影要上映,得知他周五要来深圳宣传,我连续几天处于兴奋的呆蠢状态。
提前找亲戚弄到深圳首映的两张票,然后兴奋地和她约好周五晚上在coco park见。
这是我们第一次不以学习为目的的单独两个人的活动!感觉比见到周杰伦还要激动,我可以当作是约会吗?!
到了要出发的时间,我从下午上完课就开始在寝室七搞八搞,洗澡洗头吹头发刮胡子选衣服,搞得好像自己要开演唱会一样。
最后我在coco park等了两个小时她也没有来,手机一直关机。又担心又焦急又生气。
这一刻我多希望我有分身术,一个在原地等,一个回学校找。
直到首映礼结束,直到听到看完电影的人群传来的周杰伦坠台的消息。她都没有出现。这让我更加不安。她去哪里了?她会不会也发生什么意外了?
人群散去后我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返回学校,刚回到金地网球中心站台,就看到她蹲在路边。
我快步走到她身边,所有的不安和愤怒消失殆尽。
“你回来啦。”她站起来。
我没吭声。也许我的脸色有点吓人,她不安地抓了抓手指说:“对不起,我手机丢了,我找不到你。”
也许我的脸色真的很吓人,她紧张地开始滔滔不绝,“我去了coco park,但是你没有告诉我在哪个出口等,人太多我找不到你,我只好回学校,你又不在寝室,我又不知道去哪里找你,只好在这里等你。”
我再也顾不了那么多,狠狠把她拽到怀里。管他学校老师同学看没看到,担心死老子了。
她挣扎了几下就不再动弹,任由我抱着,“对不起,是我不好,你有没有看到周杰伦?有没有拍照?”
现在周杰伦还重要吗?还好你没有事。
等我缓和下来,发现自己抱着她,立马把她推开,然后很没出息地脸红了,“我,我。。。”
她显然被我的举措吓到了,随后反应过来忍不住大笑起来。“你个笨蛋!”
不过最后我们还是在公映当天翘掉晚自习把周杰伦的新电影给看了。然后周杰伦所谓的坠台新闻是那天在coco park演唱不小心踩空摔倒了,所幸无大碍。
最后我们很没出息地在影片的结尾都看哭了。
“我们再看一次好不好?”她一边擦鼻涕一边眼眶红红地问我。
我转头看到她这么楚楚动人的俏摸样,差点没忍住想亲上去,还好我忍住了,不然估计会给她一巴掌扇到外太空去。
于是那晚上,我们连续看了四场,直到所有的对白也记住,直到最后的末班车也开走。我们才跟傻逼一样在马路上奔走返校。
“就当是高考前最后的放松吧。”她说。
“嗯,不过放松前我们得喂饱一下肚子。”我边说边抚摸一下肚子。
“哈哈哈好,我们吃宵夜去,我知道有一家的烧烤特别好吃。”她兴奋的手舞足蹈。
一路上我们嘻嘻哈哈你追我赶,沿路疯长的年华,说不清道不明的心事,跟随夏天在瞳孔里无限蔓长。
我看到我们的身影被路灯拉的无限漫长,几次都重叠在一块,忍不住会心一笑。
真希望就这样一直走,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一起穿越这个荒凉的城市。
直到浮云褪去晦涩的眉,直到回忆点缀了每个平凡的注脚,直到繁花盛开在末日里,你回眸对我浅笑盈盈,直到我们一同老去。
当日光落尽,当烟火归零,当宴席散场,我把温柔缀满你一身。
我爱你在阳光下笃定的样子,长发纠结日光,燃烧的花朵,诉说着恬淡日子里的热烈心事。

“如果再重来 会不会稍嫌狼狈 爱是不是不开口才珍贵 再给我两分钟 让我把记忆结成冰”——《最长的电影》

2008年,多事之秋。1.19雪灾,5.12地震。8.08奥运会。大悲大喜。说好的幸福呢。被谁信手拈来搁置在哪里了?
这年,我们高中毕业,我们大一,我在广州,她在深圳。
六月高考后,整个人虚脱的跟经历世界大战后一样。
整理寝室的时候,我和室友一起把陪伴我们三年的所有教科书试卷习题册全部从寝室四楼扔下去。
在学校垃圾焚烧场,把我们的青春一把火烧个底朝天,宣告结束。
后来她问我,“万一要复读怎么办?”
“……”
我翻着她送我的毕业礼物。一本画册,里面都是我的画像。
我又惊喜又激动。问她什么时候画了这么多。
她学着路小雨的口吻回答,“这是不能说的秘密。”
随后摊开双手问我,“我的礼物呢。”
“跟我来。”我收起画册,故作神秘道。
来到演奏室,我学着电影里女主角的动作,从钢琴底下拿出一个CD唱片递给她。
她嫌弃地看着我,没有接,“你在开玩笑吗?”
“拜托,这很珍贵的,有伦哥的签名。”
“那又怎样,我又不喜欢他,我喜欢的是EASON。”
“那好吧,那你闭上眼睛,我数三下你再睁开。”
她肯定以为我要弹钢琴。不过很遗憾,我弹的是吉他。
在我不知是第几次因为紧张而停顿看谱的时候,她终于很不给面子地笑起来。
“你什么时候学的《七里香》,居然弹得这么菜。”她一边拨弄琴弦一边问道。
“刚学。”我撒谎。
“好吧,原谅你了,这份礼物我收下了。”
“骗你的啦。”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蓝色蝴蝶结发夹,递给她,“毕业礼物。”
她惊喜地接过去,“好漂亮啊,谢谢你。不过为什么是一个发夹而不是一对。”
“啊,那个,我看你都是用一个发夹别头发,所以,我把其中一个还给老板了。”其实我是把另外一个自己收起来了,这样除了初中毕业照外我们总算有一摸一样的纪念品了。
“哈哈哈,好吧。”说着她把头发的发夹取下来,别上我送给她的发夹,眼神亮晶晶地问我,“好看吗?”
“好看。”啊~好可爱~好想亲一口。
她被我看的有点不自在起来,转过头环顾四周,“真快啊,我们都要毕业了。”
“是啊,今天过后,我们就再也回不来了。”说完,两个人都沉默着,各怀心事。
我们要毕业了,我们要分开了。我们再也不能一起翻墙逃课,不能一起在学校食堂议论今天的饭菜多难吃,不能在晚自习结束后一起去吃烧烤扎啤了。
然后,我再也不能默默跟在你身后了。想想就好忧伤。

八月末,我出发去广州念大学,她来送我。
车站候车室里的人潮格外拥挤,好不容易找到两处挨着的座位坐下,气氛突然尴尬起来,旁边的人群大多都是来送行的家人或者男女朋友,细声叮咛难舍难分,只有我们两个不知所措地坐着。
夏天越来越热的不像话,空气里漂浮着令人浮躁的气息,我们沉默了大概十分钟,她起身说要去买水就赶紧跑开。
折腾了十几分钟,我都快要检票进站了,她才跑回来,塞给我一瓶矿泉水。
“一路平安。”
“嗯。”我一边往前排队一边恋恋不舍地回头看她。
其实她能来送我,我就很开心了,虽然我还想拥抱一下她。
坐在动车里,我才发现矿泉水瓶的包装纸被撕开了一边,我顺势扯下来,发现背面写了几行字。
“谢谢你,苏默阳,这一路的陪伴,能让我推心置腹的只有你,最懂我的人,也只有你。因为失去过,所以不敢再有希冀,只望我们能一直这样下去,以朋友之名。”
在爱情面前,我们总是变得小心翼翼,害怕会受伤而不敢主动,害怕一旦开了口就会失去彼此。
我们总觉得时间还很长,总觉得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于是我们无所畏惧地挥霍着等待着。
那些来路不明的夜晚,那些周而复始的黎明,那些生离死别的告白,那些惶惶然不可终日的等待,终于变成泪水,掉了下来。

我记不起大一是怎样地渡过没有她的那段时间,越克制越煎熬,压抑的自己都要疯掉。
在没有她的城市,一个人吃饭,上课,打球,看电影,来来去去走走停停,身边经过一对对男女,他们幸福得那么耀眼夺目,我才发现自己原来孤单的这么可怜。
坐在电脑前,一遍遍刷新QQ好友名单,等待她上线,等待她给我发来消息,等待她需要我的时候我再出现。
你是唯一一个被我设置隐身可见的人。
即使你残忍地拒绝了我所有的关切,我还是做不到不去想你做不到不去和你说话。
只是不敢再对你过分关心,不敢再随意泄露心事,不想增加你的负担,害怕你会因此从我身边逃开。
我卑微到不再去奢望,卑微到只要能默默在你的身边就已足够。
终于明白那句话的含义,喜欢的歌,静静地听,喜欢的人,远远地看。这里究竟饱含了多少心酸难过和无奈,我想,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懂。

“去爱吧,像不曾受过一次伤一样
跳舞吧,像没有人欣赏一样
唱歌吧,像没有任何人聆听一样
干活吧,像不需要钱一样
生活吧,像今天是末日一样。”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够勇敢一点?保持距离,是你太过轻信,还是我太过在乎?

“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紧紧的把那拥抱变成永远 在我的怀里你不用害怕失眠 如果你想忘记我也能失忆”——《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2009年,周杰伦忙于拍电影,没空出新专辑。才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每一年等待他的新专辑。习惯真是不好的东西。
这年,我大二,我依然在广州,你在哪里?
我开始忙于给各个公司设计简册编写各种各样的代码来赚取生活费,没空关注除了她以外的世界。
设计公司简册拿到了第一份收入,很开心地和她分享,不经意间暴露了想见她的心思,邀请她来广州玩。
她拒绝了,如预期一般。
我想让自己从容,想让自己淡定。到现在为止,爱你也只是我一个人的幸福。
我明白,只是克制不住想念你的那颗心。
常常会在三更半夜写代码写不下去的时候,一遍遍地翻看我们的聊天记录,听她听的歌,看她提过的电影,美曰其名感受她当时的心情,其实是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这样就可以更接近她一些罢了。

“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

我不想将就,我一想到多年后要对你的女儿说:叔叔曾经爱过你妈妈。我的心就痛到无法呼吸。
以朋友之名。
像一根刺扎进心里,你淡然地拒绝了我所有的关心,不想让我越陷越深,但是我已经无法自拔了。
不敢再有过多的幻想,只希望某一天你回过头来,会发现原来我这个人也挺好的,而我依然在那里。

在某个昏睡的午后,突然接到她的电话,我一个激灵立马清醒过来。
我们已经有很久没有通话了。听到那久违的熟悉的声音,还来不及激动。就听到她在电话那头说,“我要去韩国了,今天班导落实了交换生名单通知下来。”
心突然就沉了下去,手机都快要握不住。
她沉默了一会,缓缓开口道,“不要来送我。”
“为什么?为什么!?”我忍不住吼起来。
其实我知道,她只不过是不想我难过。她作为交换生,要到韩国学习一年。这本来是件开心的事才对,我应该恭喜她的,但是我却沉溺在自己的细脚伶仃的悲伤里。
在通话的最后,她似乎犹豫了很久才开口,“我们还是好朋友吗?”
“对不起。”我几乎是拖着哭腔对她说出这三个字。心里拼命压抑的情感就快要击溃我所有的理智。“我不应该对你发脾气。”
“是我不对,不应该这么迟才和你说。”
“于莎莎,你真的不知道我的心吗?不要装傻。”
“对不起。”
“莎莎,你让我怎么办,我已经不可自拔了。”
“那我该怎么办,在我心底还对他人心存念想的时候怎么可以坦然接受你,你越对我好我越不安,因为我发现自己开始依赖你了,有时候我都分不清对你这份感情到底是因为感激还是喜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了。”
听到她在电话里略带哭腔,忍不住心疼起来。
“我原本不想在电话里和你说这些,想一心一意等你发现,可是现在我不想等了,于莎莎我爱你,从认识到现在,我知道你没放下,一直没告诉你是不想给你负担,现在告诉你,不是让你选择,而是让你知道我爱你,以前爱,现在爱,将来也爱,我知道你需要时间,我可以等,但是请你不要把我推开好吗?”

亲爱的,在亲口对你说出我爱你的那一刻,你在我心中的分量就已经超过了我的自尊。
我不想放弃,不想说服自己,我不想掺和你的幸福,我想亲自给你。
于莎莎,一定要去吗?必须要去吗?真的要去吗?一年都见不到我,你不会不难过吗?
哼,你肯定不会难过。
可是我很难过,怎么办?
放假回深圳都看不到你了,怎么办?
你要是在那边受欺负了都没人在你身边怎么办?
你那么笨,老是照顾不好自己,生病了怎么办?

我们的距离由一个小时的动车车程变成四个小时的航程,一个小时的时差。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的联系因为距离而变得频繁起来。
她的笔记本出故障了。她的室友打呼噜了。她又丢手机了。她在学校里迷路了。韩国泡菜难吃死了。
这些所有关于她的一切于我来说都是那么真真切切的幸福。我甜蜜地享受着被她需要被她依赖,感受着她慢慢向我靠拢的心。
有时候都在想,对一个人的喜欢到底可以持续多久。为什么这么多年,住在我心里的人始终是你?
我总是会忍不住期盼未来,预想我们在一起的所有甜蜜画面。
有人说,等待一个人的时候,时间会变得很甜蜜而且可以忍受。
我一直在等你,只是亲爱的,不要让我等太久。可以吗?
如果可以和你在一起,我宁愿让天空所有的星光全部陨落,因为你的眼睛是我生命里最亮的光芒。

“你说我像一个小孩 总爱让你猜 我说你才像个小孩 总要我说才明白 有些事太快 失去了等待 让爱没了期待 ”——《爱情悬崖》

声明: 原创文章采用 CC BY-NC-SA 2.5 协议授权分享 | 那不沉寂也不张扬的角落 转载请注明转自《你听得到

8条评论
  1. CHINA%BROWSER_NAME%  %OS_NAME% 琉夏 2016年05月19日 04:14

    写得真好,突然想到一些不开心的事情失眠了。听人说,人要和能让自己开心的事和人在一起,要远离那些让她不开心的人和事。很对。也许等哪天学会了远离,境界就可以和男主角一样了。你们最后有在一起吗?结婚了吧!呵

  2. CHINA%BROWSER_NAME%  %OS_NAME% 鲜活优惠码 2015年07月10日 22:20

    十年过去了

  3. %BROWSER_NAME%  %OS_NAME% Yusky 2014年10月28日 00:02

    哇咔咔。太长了。我都不忍心看了。。。。嘿嘿,话说咱们友链好几年了

  4. %BROWSER_NAME%  %OS_NAME% 灰常记忆 2014年10月18日 19:03

    散文?

  5. CHINA%BROWSER_NAME%  %OS_NAME% Louis Han 2014年10月08日 11:06

    感同身受 因为我也这么关注一个一见钟情的女孩子,但是我始终没有勇气说出那三个字后来我们成了朋友,再到后来慢慢失去联系故事我都看完了,但是请不要告诉我结局

    • CHINA%BROWSER_NAME%  %OS_NAME% 王东东 2014年11月25日 16:02

      @Louis Han的太太,哼,你回家准备跪搓衣板吧!

  6. CHINA%BROWSER_NAME%  %OS_NAME% Oo芒果叮叮oO 2014年10月06日 14:53

    结局有两个版本···· 怎么办···········算了,等我纠结完再贴上来·····再见!

    • CHINA%BROWSER_NAME%  %OS_NAME% 黄楼梦 2014年10月07日 11:06

      深情不会被辜负 最后是你就好

木给评论!